《财新周刊》:波子哥的医改江湖

为何在民间口碑上佳的原广东省卫计委副主任廖新波,最终却被官场边缘化?

作为一名明星博客官员,网名“波子哥”的廖新波2005年底开始写博客,2009年开始玩微博,粉丝达360余万。CFP
《财新周刊》 记者 王婧

  被免去广东省卫计委副主任的职务一个多月之后,廖新波仍然没有适应他的新职位——广东省卫计委巡视员。

  6月5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在卫生系统内部下发《关于控制公立医院规模过快扩张的紧急通知》。12天后,廖新波接到媒体关于这个文件的采访电话。他很诧异,“有这个文件吗?”

  若在以前,分管医政的廖新波对有关医疗领域的任何政策均了如指掌,如此重要的文件更是必须通过他下达到广东省各地的卫生系统。但现在,这样的文件已不再需要下发给他。

  廖新波自嘲,虽然官场失意了,但江湖地位仍在。

  他的江湖,存在于网络上。作为一名明星博客官员,网名“波子哥”的廖新波从2005年底开始写博客,九年间共写作2400余篇,访问量超过1540万次;他从2009年开始玩微博,至今发了1.2万余条。

  在2012年天津举办的中国人体器官获取与分配组织工作会议上,时任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要求到会卫生官员做好器官移植推动工作。“波子哥来了吗?”,黄洁夫在主席台这样呼唤,要求他利用其“江湖地位”向大众做好宣传。

  廖新波的粉丝达360余万。他乐于和这些自称“菠菜”的粉丝们沟通,也享受着“菠菜”们的崇拜。他职位调整后,有粉丝甚至说,只有让廖新波出任国家卫计委的领导,中国医改才有希望。

  为何在江湖上口碑上佳的廖新波,最终却被官场边缘化?

官场失意

  “我无条件服从组织安排。”这是廖新波在面对组织部谈话时的回答。

  2014年4月,在广东省政府发布人事任免通告后,广东省卫计委官方网站上领导主页一栏,廖新波的名字,从11人的第五位掉到最后一位,职位从副主任、党组成员变化为巡视员,分管领域从医政变成综合监督处和交流合作处。

  在中国公务员系统中,巡视员属于非领导职务,多属虚职。虽然调整后享受厅级待遇,但廖新波明白,这是“明升暗降”。58岁的他距离退休还有两年。

  10年前,48岁的廖新波出任前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此前,他在广东省人民医院干了22年,从一名病理科医师一路做到副院长。

  当年选拔副厅长的惟一要求是“懂医院管理”,这一任务最终落到了广东省人民医院。廖新波是时任该院领导中较为年轻的,在前辈们纷纷表示不愿出任之后,这一任务就落到了廖新波头上。

  老院长找他谈话,“你年轻,思维活跃,又爱管理工作,最合适了。”

  虽然心里盘算当官后每年至少损失买辆小汽车的收入,但碍于颜面,廖新波将这门差事应了下来,“领导发话了,要是我不去,领导以后会怎么看我?”

  另一方面,廖新波也认为,能当上副厅级干部,高人一等。他认准,在中国,要真心做点事业,“官越大越好”。

  踏上仕途前,老院长给了他一句忠告:“收起你那直率的性子,不然在官场没法混。”

  廖新波出任副厅长的时代,中国医改已步入深水区。医改专家们大致可分市场派和政府派。在研究如何让广东省的行政资源更好地为病人服务的这些年里,廖新波亦逐渐成为医改专家。

  只是他的观点时常不被两派专家赞同。市场派认为他不够彻底,政府派认为他背叛阵营。他自己则表示,“政府和市场的边界要界定清楚,政府履行自己的职责,市场发挥市场的作用,这样各有各的精彩。”

  廖新波自觉工作努力,但10年间他从未获得过任何提拔。即便是在2008年汶川地震中他带领医疗队深入前线,多名下属后来被提拔的情况下,他的位置依然纹丝不动。

  最郁闷的还是当下,他被调离了实职。这让他非常尴尬,省卫计委很多会议,他都不再参加。他说,光是按照位次排列会议座位,就让他觉得很没面子。

  他至今没明白自己为什么被贬官。他自称没有所谓的政敌,更没犯过原则性的错误。他觉得,惟一能解释自己被调离的原因的,只有一条:身在体制内,却说了太多体制外才能说的话。

江湖声望

  在上任伊始,廖新波就分析过自己的仕途。时任广东省卫生厅厅长的是姚志彬,比他年长三岁。廖新波说,如果一直在卫生厅熬,他至少要57岁才能当上厅长。他等不起这十年,更何况,厅长的位置也未必就是他的。

  他不愿意为了这个不确定的未来收起自己直率的性子。

  廖新波任副厅长的时代,也是互联网飞速发展的时代。2004年,国外官员开博客已经屡见不鲜。美国布什、英国布莱尔、韩国卢武铉都有博客。2005年,原教育部副部长韦钰开了个人博客,并被称为中国“部长博客”第一人。

  经朋友推荐,2005年底,廖新波开了博客,并给自己取了网名:医生哥波子。他解释:“医生哥,乃年长医者也。同辈相称,相敬如宾,情如手足。波子,粤人之昵称。子,古亦称之为师。”

  网友们更爱称其为“波子哥”。他的博客以学术讨论为主,亦有情感抒发的诗歌散文,更不乏对医疗领域新闻热点的评价。平均每一天半就有一篇博客出炉,如此高产亦引来网友质疑,这么多篇,是不是都是自己写的?如果是,还有时间工作吗?

  他自称是时间管理的专家,从不占用工作时间来写博客。2009年,他又开通了微博,在发现这种微博的链式反应后,更是高兴得用“老鼠爱大米,狼爱上羊”来形容自己的热爱。

  他把自己放在聚光灯下。他贴自己带头献血的照片,被献血次数更多的人视为作秀;而工作人员为他撑伞的照片也被发到网络上,质疑他摆谱。虽然觉得委屈,他还是对这些事情一一作出直率的回应。他认为作为卫计委的官员,带头献血是好事;他也认为工作人员替他撑伞,是出于对长者的尊重,而非官场的阿谀奉承。有网友提醒他,“要收敛一点,隐讳一点。”

  他不以为意,回复道:“我只是想通过合理的露面来推行我们的政策,来增加卫生厅的知名度和公众的了解度,我正是在为政府办事。我想对我所发表的言论,领导们都会理解的。如果我因为说了真心话而丢乌纱帽的话,那是一个政府的悲哀。”

  他很享受被粉丝崇拜的感觉。在他办公室里,到处都能见着“医生哥波子”所获得的荣誉和纪念品,有媒体颁发的明星政务微博的牌匾,也有网友自发制作的漫画头像小泥人。

  在公开场合,他分析,要想当官,最好不要开博客和微博,因为“玩不转”,会被“拍死”;在私下里,他对财新记者说,省里的大领导们都看他的博客,并关注他的粉丝增长。他自信“给广东官场的开明加了分”。

  他给自己的博客定位:“纯属私人境地,非处理公文之办公室。”并坚信自己在“波子哥”和“廖厅长”的身份转换间游刃有余:“波子哥”在网络上畅所欲言,“廖厅长”则在现实中遵守官场一切潜规则。

应对潜规则

  “双面廖新波”就像一颗磁石一样,吸引着大批记者。

  廖新波善待记者,是媒体圈公认的事实。采访廖新波,从不需要通过宣传部门,也不需要采访函,直接和他本人联系好时间,就可以去办公室找他——广东省卫计委的门卫只要听说是找廖新波,都会放行。

  廖新波并没有意识到,这个习惯,已是对官场潜规则最大的挑战。更何况,他还时常有惊人之语,尽管在他看来,这些不过都是“大实话”,并不惊人。

  现在他能回忆起给领导惹麻烦的只有一件事——当公众质疑药价虚高并将怒火引向卫生部门时,他公开说,定药价是发改委和物价局的事,与卫生部门无关。由于高层过问,他为此遭到广东省主要领导人的严厉斥责,认为他在体制内,不应该说这样的话。

  这一度让廖新波反思官场的复杂——领导们会担心,他们的上级会因为他们没有管好下属而对其有所看法。

  他再也回忆不起第二件领导当面指责他不应该这样说话的事。但类似的事情他没少做过。比如2007年“两会”期间,卫生部说新医改方案“年底出台”,廖新波则对记者说,“没有两三年出不来”。这两条新闻一并拼凑成报纸的头版,并送至每个代表委员的房间里。

  廖新波辩解,其实他说的话都是在为卫生部门减压。他对财新记者说,“医改是很难的,至少牵涉到发改、税收、国土等等16个部门。卫生部门弱势,在当今扛起医改的大旗,很不容易。我就是想让公众了解卫生部门的难处。”

  他并不认为这影响到了仕途。他认为领导不当面批评他,就是对他没有意见。他对财新记者说,“至少卫生部门从没有因为医改的观点批评过我。”沉默片刻后,他又补充道,“不过体制内的人,都应该统一口径,不说二话的。”

  对媒体记者,他往往是不设防的,只有一种情况例外——他从不提供同僚的任何负面信息及评价。2014年,广东省卫计委有官员因贪腐落马,多名记者试图通过廖新波获得相关信息,但他一律回复“不清楚”。他认为,这是他遵守官场潜规则的表现。

  他还认为自己是个权责明晰的人,“不是我分管的领域,我从不插手。所以也不可能得罪人。”

  惟一一次例外是2014年3月,有孕妇为催促广东省单独二胎政策出台,在广东省卫计委门口上访。保安称,卫计委的所有领导“都出差了”,最终卫计委宣传部门的一名工作人员出面念了一段文件,拒绝回答任何提问就转身离开。

  孕妇们与保安起了肢体冲突。财新记者在微信上向廖新波转述了现场情况。1小时后,廖新波出面邀请大家进入卫计委食堂面谈,并当场向孕妇们做出种种承诺。

  一名孕妇事后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称,廖新波说的那句“大家进来吧,有事好好谈”,让她当场落泪。

  廖新波并不分管计生。这让卫计委主管宣传的工作人员非常紧张,他们再三向财新记者强调,廖新波对孕妇们的承诺“不算数”,不能刊发,并说,“你要是发了,我们工作会很难做,对廖厅长本人也不好。”

  据财新记者当天向廖新波确认,他是电话请示了广东省卫计委主任并获得授权之后,才出面处理此事的,不算越权。并表示,“卫计委的领导们确实都出差了,只有我在。”

  当天晚上,廖新波在微博上表扬自己“挺身而出”,丝毫没提及其他领导。“功高震主”,是网友对他处理这件事情的评价。他说,“我知道了这个事情,如果什么都不做,总觉得良心上不安。”

  6月25日,时隔三月,当财新记者再次提及此事,他透露,“其实那天很多领导都在,我也是当面向主任请示的。”再追问“分管计生的领导在不在”时,他又恢复了谨慎,说,“不清楚”。

未竟事业

  5月31日,廖新波发了一条微博,称“离开医政的遗憾在于我亲自主持起草的两个文件没有如期出台:医生多点执业和促进社会办医。”

  2013年,财新记者就医生多点执业问题采访廖新波。他显然做了充分的准备,不等记者提问就娓娓道来,并特意交代,要将采访的录音发给他。

  他自信在这一领域,国内没有比他研究更深的官员。在他的支持下,深圳率先拟定医生多点执业的试点政策。但遗憾的是,深圳的试点未能如期进行。

  他一度很失落。但2013年召开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给出了积极信号。此后文件层层下发,体制内从上到下开始贯彻新思想。没等制定政策的任务下来,分管医政的廖新波就兴冲冲地开始起草文件,还放在网络上征求大家的意见。他将这两份草案称为“波子哥版”。

  “波子哥版”的文件几经修改,最终递交到了广东省政府。然而这两个文件的推出至今仍然没有时间表。

  这在他的意料之中。他曾在今年3月试图主持召开广东省政府各部门对促进社会资本办医的文件讨论会,邀请了十余个部门,但最终只有三个部门前来开会。“如果没有一个强有力的省领导来牵头协调,改革只会无限期地拖下去。”廖新波说,“所以我主动提交政策草案,要是等到卫计委通知我再起草,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去。”

  文件的起草者淡出,是否会影响到这两个政策的出台?廖新波用“功不必在任期”来回答,而他的粉丝则表示,不容乐观。

  人走茶凉是官场惯例。廖新波的同僚和朋友们并不愿意接受记者采访,对他被“贬官”做出任何评论。江湖上的人情则和官场有别。很多经过实名认证过的ID则纷纷在他的博客和微博上留言,有认为他从此解脱,可以更大胆地说话的;也有为其鸣不平的。

  廖新波自己颇有壮志未酬的忧伤。他觉得自己在省卫计委有点多余。他说,自己是个爱面子的人,如果能调任到广东医学会等研究机构去,专职做点研究,写写文章,会比现在好过。但他很快又对财新记者强调,“我新分管的综合监督也是很重要的部门。”他解释,卫计委的工作分为三大块:准入、审批和监管。“现在强调市场化,前两项的工作会越来越少,监管会越来越重要。”

  波子哥已经锐气不再。6月25日,财新记者结束对廖新波的采访后,正逢一批单独二胎的抢生族母亲在广东省卫计委门口上访。财新记者再次通过微信将现场情况告知廖新波,他很快回复:“我再也不会挺身而出了!”■


打赏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本文作者2018-4-1 20:58
tolee.net
粉丝0 阅读461 回复0
上一篇:
下一篇:
《黄帝内经》全文下载发布时间:2018-04-01

精彩阅读

排行榜

桃李网微信公众号

扫码微信公众号
给您想要与成长

用心服务 热心公益
q66619987
周一至周日 24小时
意见反馈:richen#126.com

扫一扫关注我们

桃李赢天下 by Discuz! X3.4© 2018 Comsenz Inc.( 粤ICP备18037673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