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儿童发展与可持续脱贫攻坚

基于实证研究、精准帮扶贫困地区儿童的国家政策,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有效途径,应当成为十九大以后脱贫攻坚的重要举措

文|卢迈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秘书长

  中国脱贫攻坚进入决战阶段。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各地充分发挥制度优势,从中央到地方,精准覆盖,狠抓落实,取得了脱贫攻坚的重大进展,消除绝对贫困将会如期实现。下一步我们将面临如何巩固脱贫攻坚成果、促进底层贫困人口向上流动、实现缩小社会差别等可持续脱贫的任务。

  要解决这些问题,需要关注人力资本的积累和投资,关注人的发展,尤其是儿童早期发展。

  “开发扶贫”试验区的扶贫故事

  2015年6月,在贵州毕节七星关区张启刚兄妹自杀的悲剧发生之后,我曾和同事到当地了解相关情况,并写了文章。留守儿童恶性事件频发,让社会逐渐注意到这个脆弱且被边缘化的群体,相关政策、社会救助等也得到了不同程度的落实。

  毕节市七星关区是上世纪80年代由国务院批准成立的开发扶贫、生态建设试验区,当时我还在中央农研室试验区办公室工作。2016年和2017年,我和同事多次到七星关区调研,应该说在国家扶贫政策的支持和帮助下,当地经济发展,基础设施建设面貌一新,贫困家庭的物质生活条件有了很大的改善。

  但是,怎么能够帮助贫困农户彻底脱贫?怎么能够防止儿童死亡的恶性事件发生?这两年,我多次到访七星关区的一个贫困户家庭。户主胡家贵今年40岁,与改革开放同龄。他只有小学二年级文化,妻子没上过学,家里老人没有受过任何教育。在精准扶贫相关政策的支持下,胡家盖了新房,政府给贷款买了鸭苗,村里的干部说一两年内帮助胡家脱离绝对贫困不是问题。

  但是,胡家贵因为文化水平低,走不出去,打短工时别人欠钱的账都是记在屋里的白墙上,只有他自己能看懂。因为没文化,胡家贵夫妇虽然都在家,对女儿的学习却没有任何帮助。女儿上小学,长得很可爱,但是成绩不及格,作文也写得很差。

  胡家贵夫妇是老实善良的农民,但对孩子的教育不重视,对孩子的未来没有期待,家庭环境如此,孩子又多,他们温饱不愁,但是能够彻底摆脱贫困吗?

  胡家贵家的情况一直牵动我和同事的心。盖了新房、养了鸭子之后,他们需要能够支撑生活越来越好的希望。而希望,通常被寄托在孩子身上。这两年基金会在毕节七星关区先后开展了山村幼儿园、早期养育和营养包的政策试验。虽然胡家的大女儿因为年龄错过了早期干预,但是胡家最小的孩子已经吃上了营养包,老三去年开始接受了我们“慧育中国”项目的的家访服务,老二已经到村里的山村幼儿园就近接受学前教育。家庭养育、教育环境的逐渐改变、家长对教育的理解不断加深,给这个家庭带来了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和期盼。我们相信,这些人力资本的不断积累,对胡家未来经济状况的改变将是可持续的。

  在这两年调研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农村父母离异、家庭暴力、儿童缺乏早期养育、营养不良等情况仍然大量存在,这些都是影响脱贫攻坚可持续的重要因素,必须引起重视。要使脱贫成果持续、稳固,贫困人口产生发展的内生动力,须以儿童发展,尤其是儿童早期发展为切入点,重视人力资本的投资,从根源上阻断贫困的代际传递。

  为什么要重视儿童发展

  我国贫困地区儿童发展面临基数大、发展水平低、城乡差距和区域差距大等一系列问题。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末,全国农村贫困人口为3046万,其中约有20%是0-15岁的儿童,他们大多生活在资源条件相对匮乏的地区。儿童营养不良,养育缺失,学前教育短缺等严重现象在这类地区十分普遍。

  基金会2007年在广西调研时发现,广西农村13岁男孩身高相当于城市10岁男孩身高;2009年,基金会委托北京大学在青海乐都进行儿童发展能力的调查显示,贫困地区农村3岁-6岁儿童认知发展水平不足城市儿童的60%,语言发展水平只相当于城市同龄儿童的40%;2017年,基金会通过丹佛儿童发育筛查量表对甘肃、新疆、贵州三地贫困地区0-3岁农村儿童进行认知能力筛查,儿童发展可疑率与异常率是城市地区的3倍-5.5倍。

023

  资料来源:乐都区山村幼儿园花名册(2009-2017),乐都区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学籍信息

  近年来,国际上大量的研究证明,儿童生命的最初1000天,神经突触连接在稳定且积极的刺激下发育迅速,能够形成密集的神经元网络。如果在这段时期营养摄入不充分、养育环境缺失或者长期生活在贫困和不利的环境中,儿童的发育将错失黄金窗口期,对其一生的健康发展造成影响,并将影响整个国家的人力资本积累、劳动力质量及经济发展前景。

  我国区域和城乡间的发展不平衡,收入的差距、公共服务可及性及质量的差距集中且深刻地反映在贫困地区儿童的生存和发展境况上,已逐渐成为社会之痛。近年来,贵州毕节留守儿童自杀事件、四川凉山的孩子攀爬钢索上学、云南鲁甸的“冰花男孩”层出不穷。贫困和艰辛不是个案,中国的中西部贫困农村有4000万这样的孩子,他们的生存和发展需要系统且长期的关注及干预。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美国芝加哥大学教授詹姆士·海克曼的研究表明,在解决社会不公平的途径中,“预分配”比“再分配”具有更高的投资回报效益。其中,预分配的主要途径就是投资儿童,对越小的孩子进行投资,能够产生的投资回报率也越高。全球多个儿童发展干预项目的跟踪研究显示,儿童早期发展阶段每投入1美元,将获得4.1美元-9.2美元的回报。

  习近平总书记2017年2月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九次集体学习中强调,切断贫困代际传递,困境儿童是重中之重。扶贫要真金白银的“硬投入”,还要重视公平正义的“软环境”建设。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十年探索取得可喜成效

  自2006年开展农村寄宿制学校学生营养改善项目以来,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在贫困地区儿童发展上耕耘十数载,先后开展了阳光校餐、山村幼儿园、营养包、中等职业教育赢未来以及智能村小等一系列社会试验项目。十年来,基金会的社会政策试验瞄准中西部国家集中连片贫困地区,采取创新性的试验方法,从母亲孕期到孩子就业(0-15岁),覆盖贫困地区儿童全生命周期,多个项目经过严格评估和积极倡导,已成为国家或地方政策。

  十年来,基金会贫困地区儿童全生命周期干预项目共惠及直接受益人36万,通过政策倡导撬动国家财政资金对贫困地区儿童的投入达到334亿元,惠及间接受益人3840万。

  1.农村学生营养改善

  2007年,基金会与地方政府合作,分别在在广西都安和河北崇礼开展了学生营养改善项目试点工作。项目组帮助地方筹建食堂、采购原料、聘请做饭师傅,为两地2000余名在校生每天提供一顿完整的午餐。一年后,试验效果显著,学生上课注意力更加集中,饥饿感减少,身体素质提高,成绩也有了进步。

  基金会根据试验形成报告呈送中央,得到了中央领导及相关部门的重视。国家从提高农村寄宿生生活补助标准入手,逐渐加大对农村学生营养改善的帮扶和支持力度。2011年底,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正式开始实施。截至2017年,中央财政已经累计支出1591亿元资金为贫困地区农村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提供膳食补助,每天受益的学生为3430万。

  2015年,基金会成立阳光校餐数据平台,对全国100个营养改善试点县进行实时监测,并与地方政府合作,收集并分析贫困地区儿童体质改善情况,为国家政策的可持续实施提供依据。

  根据63个国家营养改善计划试点县报送的192万受益学生2012年-2017年身高数据进行分析,计划实施至今,贫困地区农村学生的体质有了明显改善。2012年-2017年间,学生7岁入学身高没有明显差异,而2017年的11岁学生身高比2012年高了6厘米左右。贫困农村儿童7岁-12岁矮小与偏矮比例逐年下降,偏矮比例由2012年的44.6%下降到2016年的19.6%,矮小比例由2012年的11.7%下降到2016年的4.8%。由此可见,短短五六年系统的营养干预,已经使中西部地区儿童的体质状况有了极大的改善。

  2.贫困地区学前教育

  针对贫困地区儿童学前教育缺失、师资水平落后等状况,基金会自2009年开始在贫困地区率先启动山村幼儿园计划。

  山村幼儿园计划结合政府部门和社会资源,招聘幼教志愿者,利用闲置的校舍为偏远山区的孩子提供早期教育。2009年至今,已经建成了1800多所山村幼儿园,覆盖全国9省17县,累计超过16万儿童受益。

  

111

  青海省海东市乐都区山村幼儿园儿童户外活动场景。


111

  “慧育中国”儿童早期养育项目,家访员(右一)和孩子及家长(左二)互动。

  2014年贵州省铜仁市全部采用山村幼儿园模式,共建成2005所幼儿园,从100所到2005所的经验逐渐在贵州省推广;2016年云南省教育厅提出“一村一幼”的学前教育普及目标;2017年,新疆阿勒泰地区采取山村幼儿园模式,实施“雏鹰工程”,实现地区全覆盖。山村幼儿园模式满足了最困难也是最需要服务的20%在村儿童的学前教育,符合广覆盖、保基本、兜底线的原则,借鉴了国际经验,又有鲜明的中国特色,有进一步推广的价值。

  华东师范大学团队对山村幼儿园进行的第三方评估显示,山村幼儿园儿童在语言、动作、认知、社会性和情绪控制等方面的发展水平已接近县城幼儿,相较未接受任何学前教育的幼儿有明显优势。基金会收集和分析的山村幼儿园儿童追踪评估数据显示,山村幼儿园对于贫困地区的儿童发展有持续、积极的影响。

  我们追踪了2009年首批加入山村幼儿园计划的青海省海东市乐都区山村幼儿园受益儿童8500名,发现他们在学(义务教育阶段学习成绩)表现突出。有65.2%的受益儿童成绩排位稳定在前40%。而未上幼儿园的孩子在学习成绩表现方面落后于有过学前教育经历的儿童。2012年开展山村幼儿园项目的贵州省松桃县儿童在学表现同样优异(追踪儿童1.8万名),有62.2%的山村幼儿园受益儿童成绩排位稳定在40%。

  3.贫困地区儿童营养改善(营养包)项目

  2009年基金会在青海乐都试点营养包项目,对贫困地区6个-24个月的婴儿进行营养干预,以减少贫血和生长发育迟缓的发生率。2012年,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陈春明院长团队的带领下,营养包的试点成果转化为国家的政策,由卫计委牵头实施,目前已覆盖341个县,每年有150万儿童受益,中央财政资金支出每年为5亿元。

  持续的营养干预能够改善贫困地区儿童的体质。2009年-2011年,乐都区6个-24个月婴幼儿营养干预降低生长迟缓率28.8%。2009年-2016年,乐都区6个-24个月儿童贫血率持续下降,由54.3%下降到24.6%,取得了显著的改善。2016年,基金会再次对营养包项目进行评估,发现其对低收入家庭的幼儿降低贫血率作用最为明显。在低收入家庭中,服用营养包的幼儿贫血率比未服用的幼儿低5个百分点。

    4.贫困地区儿童早期养育

  基金会于2015年起在甘肃省华池县开展“慧育中国”早期养育的随机对照试验,目的在改善农村儿童照料人和儿童之间的互动质量,提高农村家庭的养育水平,从而促进贫困地区0-3岁儿童的认知能力发展。项目采用家访的形式,在每个村聘请1位-2位有高中文化的女性作为家访员,在接受县级和乡镇督导员的培训后,每周到儿童家中对主要看护人进行养育指导,并与幼儿进行互动游戏。华池县的56个村为干预组,55个村为对照组。共有2000多名6个-36个月的儿童从项目中受益。

  经过三年的试验,“慧育中国”在终期评估中交出了满意的答卷。丹佛发育筛查显示, 干预组儿童在家庭养育指导的帮助下,生长发育的异常和可疑率均显著下降。终期调查中,控制儿童年龄、性别、出生顺序、母亲教育年限后,家访提高儿童筛查正常的概率51.4%。同时,家访也显著改善了贫困家庭的养育环境、丰富了家庭学习材料;干预组家长更愿意花时间与孩子交流,提高了贫困地区家长参与养育行为的积极性。

  精准帮扶贫困地区儿童,阻断贫困代际传递

  基于实证的研究已经表明:精准帮扶贫困地区儿童的国家政策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有效途径,应当成为十九大以后脱贫攻坚的重要举措。

  基金会过去十年间开展的贫困地区儿童发展取得了可喜成效,撬动了中央和地方的政策,显著改善了贫困地区儿童的发展面貌。基金会在项目过程中积累并分析的数据说明,大规模、大范围的针对贫困地区儿童的早期干预措施是可行的,且可以得出大量的实证研究结果供政策制定者参考。而国际上大量的关于投资儿童早期发展的实证、追踪研究基于的样本量均在百人以内。

  由于重视实证研究,美国政府在上世纪60年代开始实施开端计划,为处境不利的儿童及其家庭进行教育补偿;90年代意识到儿童生命最初1000天的重要性,开始实施早期开端计划,加强对贫困家庭幼儿养育的投入;奥巴马政府曾许诺投资100亿美元进行针对低收入家庭及其儿童的干预项目。

  

202

  资料来源:本文作者整理

  但尽管如此,美国仍然有50%左右的低收入家庭儿童无法进入开端或早期开端计划。且针对开端计划和早期开端计划的多个研究均未完全证明此类计划对美国贫困儿童的认知、健康、在学表现和未来发展有显著改善。究其原因,美国社会根深蒂固的种族问题、社会政策宏观管理问题以及松散的地方政府体系是造成大规模干预项目覆盖率提高困难和效果不甚显著的主要原因。

  同样在南美国家巴西,政府也意识到早期儿童发展的重要性,先后实施了家庭补助金计划和“快乐儿童”早期家访项目,为贫困人口提供健康和教育服务。2017年基金会团队赴巴西和墨西哥考察,对此类项目进行了深入了解。巴西的宏观经济政策不稳定,政府的意识和想法虽然到位,但缺乏实际的执行能力,且国家经济并不能为实施大规模的儿童干预项目提供充足资金和政策支持。一旦政府重组,政策将很难维系。因此,也不难理解为何巴西的家庭补助金计划实施多年,依照世界银行的标准,巴西仍然有4000多万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下,占到全国人口的20%多。

  中国人口基数庞大,贫困地区的地理环境和社会环境比美国和巴西更为复杂,但是我国政策制定的上下联动能力强,有强大的组织优势;政府动员能力及实施能力均有目共睹。而且我国的宏观经济形势稳中有升,能够为社会政策的制定和实施提供非常稳定的环境。从这方面说,我国实施儿童发展国家战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儿童发展具有很大的外溢性,社会回报远远大于私人回报,在此种情况下,政府有责任和义务进行投入,保障儿童早期基本的公共卫生和教育服务。

  诚然,我国仍是发展中国家,目前还没有能力将所有儿童的早期教育和养育纳入义务教育和公共卫生服务支出。但是,贫困地区儿童的早期发展因其特殊和紧迫性,需要特别的关注和投入,以避免因缺少政策和资金支持造成大量的贫困地区儿童错失宝贵的早期教育和营养干预,对社会和未来经济持续发展产生影响。

  要确保到2020年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地区的儿童发展应当成为政府政策及财政支出的优先项。支持贫困地区儿童发展是建立在国内外实证研究基础之上、对国家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及人力资本的质量提升有深远意义的举措,应当尽快提上议事日程,由中央政府统筹安排并发挥主导作用,建立起全程干预、全面保障的贫困地区儿童早期发展服务体系,让每一个贫困地区的孩子都拥有一个阳光起点。■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史丽佳对此文亦有贡献

1

打赏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本文作者2018-4-3 11:02
tolee.net
粉丝0 阅读425 回复0

精彩阅读

排行榜

桃李网微信公众号

扫码微信公众号
给您想要与成长

用心服务 热心公益
q66619987
周一至周日 24小时
意见反馈:richen#126.com

扫一扫关注我们

桃李赢天下 by Discuz! X3.4© 2018 Comsenz Inc.( 粤ICP备18037673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