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鲁教授谈中国学术造假:功利的土壤为何难除

      耶鲁大学干细胞中心创始主任林海帆对财新记者说,相比美国的学生,中国的学生在科研上似乎更“功利”,常将读博、出国深造当作找个好工作的筹码,缺乏对科学本身的好奇心与激情,教育方式应当有所改进。 


 【财新网】(记者 马丹萌)自1982年从复旦大学生物化学专业毕业后前往美国康奈尔大学深造至今,林海帆已经在干细胞生物学及生殖生物学领域深耕了30多年。他在近期接受财新记者专访时表示,中国近几年在生命科学领域发展也非常快速,但无论是职称评价体系还是对学术造假的惩处方式和力度,都需要更大的改变。

  林海帆在生命科学领域的学术地位颇有识别度。他目前是美国耶鲁大学尤金-希金斯讲席教授(终身)、耶鲁大学医学院细胞生物学系、遗传学系、妇产科与生殖科学系教授,同时也是耶鲁大学干细胞中心创始主任。

  林海帆的研究发现曾多次引起学术界高度关注。如早在读博士期间,他就曾证实人体干细胞微环境存在,并首次发现启动胚胎细胞分裂的基因,博士论文也因此被评为美国当年最出色的遗传学博士论文之一;2006年,他与团队发现并命名了遗传调控分子piRNA,被《科学》杂志评为年度十大科学突破之一。

  “发现piRNA在生物学领域上的意义犹如当初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林海帆向财新记者解释道,piRNA非常小,由 “垃圾DNA”转录而成,这类DNA占据人体全部DNA超过90%,因为其无法指导生成蛋白质,过去被认为对生物体无益,但越来越多的研究证明“垃圾DNA”也有其特有的作用。

  林海帆所发现的piRNA就被认为具备抗肿瘤潜力,林海帆与团队目前正聚焦于利用piRNA为乳腺癌及消化道癌症的靶向治疗提供新的突破点,这项研究一旦成功,不仅能够改善癌症治疗的预后,还能极大程度减少癌症患者的治疗痛苦,“生命科学的研究,短期看,很辛苦,长期看,空间很大。”

  同时,林海帆不仅活跃于科学界,也一直服务于教育界。2014年3月,他开始兼任上海科技大学(下称上科大)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创始院长,这所大学获批成立于2013年9月,今年夏天才能迎来第一批毕业生。

  林海帆说,上科大在挑选人才时,不仅要求学生英文能力出众,具有国际视野,同时要求学生成熟、阳光,“不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说。

  而在学生的培养方面,上科大注重学生通识教育,同时引入并加强耶鲁大学的“书院制度”,每名学生能配备三名一流科学家作为 “导师”,为学生提供学业、生活、职业全方位的指导。

  在上科大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即将毕业的50多名同学中,有十多位已经确立了去国外继续深造的志向,并获得了哈佛大学、康奈尔大学等名校的录取通知书,“我们初步尝到了这种创新培养模式的甜头。”林海帆说。

  他向财新记者指出,相比美国的学生,中国的学生在科研上似乎更“功利”,常将读博、出国深造当作找个好工作的筹码,缺乏对科学本身的好奇心与激情,教育方式应当有所改进。

  此外,医学生面临的情况可能比生物学等专业的学生更复杂。由于中国的晋升制度将职称与论文优劣及数量挂钩等原因,医生必须临床、科研两手抓,“有些医生没有时间写论文,但不写又没办法评职称,最后只能抄。”林海帆说,中国近年来频频曝出学术造假、论文被撤的丑闻,这是“丢脸的”。

  财新记者:你如何评价中国近几年在生命科学领域的发展?

  林海帆:国内生命科学领域最近十年,尤其近五年发展非常快。国内和国际顶尖实验室目前看来几乎没有不同,只是国内这样的顶尖实验室数目还太少。

  在人才培养方面,以前中国的教授总是倾向于带很多学生,越有名的教授带得越多,十几个甚至几十个的都有,连每个学生在做什么题目都分不清。

  近几年,这样的状况有所改善,尤其是年轻的教授访学归来,意识到这个问题:培养一个优秀博士能够抵上培养许多普通博士,一个优秀的博士的几项发现,可能上千个普通博士都研究不出来。现在中国的年轻教授带学生开始“精雕细琢”,他们有经验,有精力,也有定力,带出了很多优秀的人才。

  不过,虽然现在中国许多顶尖实验室财力、人力都很充足,对一些前沿领域可以跟进得非常好,但在研究方向上,国内实验室总体偏重研究别人已经发现的问题,这和美国差别很大,我还是希望中国可以有自己的原创性研究,自己发现重大问题,进行开拓性研究。

  财新记者:不少国内的学生、年轻研究者会觉得做基础科研,尤其是原创性研究周期长,难度大,出结果的少,能转化投入市场应用的更少,总之有些“吃力不讨好”,你怎么看这样的现象?

  林海帆:在美国,不讨好是指很累、很辛苦,但喜欢做的人总是能乐在其中的。我做了那么多年基础科研,一点也没有厌倦,工作对我来说就是“度假”,反而真正在度假时总想着什么时候回去工作。

  中国的学生很聪明,基础扎实,在创意上也不输美国学生,这是他们的优点。但据我观察到的,一些中国学生,当然不是全部,非常功利。他们读博士的目的性很强,通常把读博当作通往成功的道路,总想进最好的实验室,出最好的论文,而缺少对科研本身的追求。

  美国学生很少这样,他们读博,通常是为了自己的兴趣,是对科学本身有激情和好奇心,即使一辈子过清贫的生活,他们也很知足,很少去考虑博士毕业后的物质回报。

  这就像潜水,美国学生潜水是为了探知海底的奥秘,潜下去就是快乐,中国学生则总是希望海底能有百宝箱,找不到就会懊恼。

  财新记者:你说中国的部分学生读博是出于功利的目的,中国的医生、研究人员似乎也有这个倾向?很多医生写论文的直接动力可能是评职称。

  林海帆:其实美国也有这个问题。美国的大学医院存在两种教职,一种像我这样做研究的,比较“吃香”,另一种专注做临床,他们因为论文少,晋升相对困难。但在现实中,他们每天看病,其实也非常辛苦,所以美国也会有针对临床技能和临床研究的评价体系。

  为了评职称而写论文在我看来是可悲的。中国可能是想学习美国系统,但没有把系统的精髓吸收到位,目前可能缺乏对临床医生临床技能方面的评价体系,去认同他们在临床工作上取得的成就。

  财新记者:我看到你还曾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海外评委。国自然基金项目现在已经成为代表医院、高校科研水平的“金招牌”,很多医生为了评职称,也必须申报、参与国自然基金项目研究,这其中有很多都是基础研究项目,离临床较远,你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林海帆:国自然的设立是非常好的,这是中国第一个由同行评议产生评先结果的的制度,能够由专家而不是领导判定研究的价值和优劣,对后来的很多评选都影响深远。

  但逼迫医生去做国自然基金项目是不应该的。像你说的,国自然基金都是对重大基础科研问题的探索,离临床非常远,医生如果真的有这方面的才华,不该抑制,应该鼓励他们做研究,但鼓励和要求完全是两回事,应该给有才华的医生提供机会,而不是变成硬性要求。

  中国的临床医生都很忙,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如果还要他们发很好的论文,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个精力。有些医生没有时间写论文,但不写又没办法评职称,最后只能抄。

  财新记者:这样就容易出现学术造假。

  林海帆:是的。中国现在说是科学大国,科研能力很强,产出很多,无论是发表论文数,还是高质量论文数,都能排到全球第二,几乎是英国和德国这两个科学大国的总和,仅次于美国(根据今年2月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最新发表的统计数据,中国已经首次超过美国成为学术论文发表数量最多的国家——编者注),但是我们也是造假大国,这一定程度上是被逼出来的。

  去年曾经有过论文成批被撤的事件,那是很丢脸的丑闻,我印象中世界上从没有出过这样的事。其实我知道,那些论文大部分都是临床医生写的,我对他们是同情的,更大程度上是制度不好。

  财新记者:耶鲁大学是如何规避学术造假问题的?

  林海帆:核心在于奖惩制度。不只是在耶鲁,在许多发达国家、西方国家,造假的代价都非常高,美国如果发现教授造假,只要一次肯定马上辞职,而且很可能之后也难再找到教职工作。

  中国的造假代价不高。据我所知,有的学校为了不丢脸,甚至会替造假人辩护。几年前,有个和我关系不错的生物学领域某顶级期刊编辑看到一篇文章涉嫌造假,打电话给北京某高校,高校领导人还亲自出来替他辩护。

  这就好像一个人得了癌症,已经有人指出得癌症这件事,你还要说没有癌细胞,那都是正常细胞,最终受害的只能是自己。

  财新记者:在你看来,最近几年,中国在打击和减少学术造假上,有改进吗?

  林海帆:我从外者的角度看,没有太大变化。要减少学术造假,就应当对学术造假行为严厉打击,且职位越高的人,打击应当越严,否则上梁不正下梁歪,学生看到教授造假无所谓,教授看到院长造假无所谓,那就糟透了。

  之前日本发生过一次学术造假事件。一个年轻的女孩子,非常有才华,当时被捧为新星,她进行了一项研究,通俗来说,就是能把普通细胞变成干细胞,但最后被发现是造假。我当时去做了顾问,亲自参与处理了那次事件。

  那个女孩的一位导师是她其中一篇论文的通讯作者,并未直接参与实验操作,但在这件事发生后,不堪重负自杀了。(“小保方晴子”事件——编者注)但在中国,说实话,有很多人有过造假经历,却依然在学术界活跃着。

  财新记者:论文与职称挂钩的情况在中国可能短期内很难改变,在这样的背景下,医生应当如何平衡临床工作与基础科研工作?

  林海帆:实话说,我也想不出良策。可能应该呼吁不要单方面地“受”,中国人习惯自上而下贯彻工作,缺乏从下往上的反馈。

  这并不是说要采取多么激烈的方式,但建设性的意见还是应该尽量提,慢慢地改变目前的制度。■

严惩学术造假:这一次,为科技部点赞



撰文|李晗冰

  作为关注科技的媒体人,自己对科技部的“大动作”向来腹诽的居多,但这一次科技部在处置《肿瘤生物学》集中撤销107篇中国论文事件中出手不凡,忍不住手动点赞!

  首先,态度诚恳。

  政策法规司司长贺德方在在6月14日的通风会上说:此次论文集中撤稿事件影响十分恶劣,严重损害了我国科技界的国际声誉和广大科技人员的尊严,同时也反映出我国学术环境和对学术不端行为的惩戒体系和力度都还需要进一步改进。他坦陈:我们一直以来对学术不端行为的惩处多停留在学术道德与“内部处理”层面,导致学术造假成本过低,“零容忍”没有真正落实,没有对造假等科研不端行为形成有效的震慑。

  要知道,知耻近乎勇,敢于正视不足、承认错误同样需要勇气,而只有承认错误才能彻底纠正错误。就我的个人经验而言,这么多年来科技部主动认错似乎还是“大姑娘出嫁——头一回”。

  据介绍,撤稿事件发生后,科技部牵头会同中国科协、教育部、卫生计生委、自然科学基金委等相关部门,始终坚持眼睛向内,从自身查找原因——这比此前有关部门第一时间“约谈”出版商、对其兴师问罪的做法,要强上一百倍!

  其次,查处有力。

  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一、会同相关部门研究部署彻查方案。科技部、中国科协牵头,与教育部、卫生计生委、自然科学基金委等部门成立了联合工作组,多次召开会议,统一组织开展彻查处理。其中,5月18日,科技部召开部务会,专题研究对撤稿事件的应对处置,要求针对撤稿事件的处理打出系列“组合拳”;6月5日,科技部召开科研诚信建设联席会议第六次会议,专题研究处理集中撤稿事件,教育部、卫生计生委、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自然科学基金委、中国科协等16个科研诚信建设联席会议成员参加会议,对进一步做好彻查和处理工作做出部署。

  二、逐一彻查。为保证调查工作严谨、有效,科技部、中国科协会同相关部门制定了彻查处理的工作方案,明确撤稿论文作者所在单位为彻查处理工作的第一责任人,要在主管部门的统一领导下,按照统一的彻查要求和处理规则,积极稳妥开展彻查处理工作。

  据贺德方介绍,彻查采取行政调查和学术评议两条线同步进行。行政调查,重点要查清论文署名是否真实、论文是否存在代写代投情况、是否利用撤稿论文获得职称职务晋升等事实情况。学术评议,就是要发挥学术共同体作用,发挥作者所在单位学术委员会的作用,重点对论文质量和学术水平开展评议。

  三、统一处理尺度:让造假者不仅“丢脸”,而且“肉疼”。科技部会同相关部门在现行的法律法规和部门规章、规范性文件的框架内,共同研究提出了对此次集中撤稿论文作者处理的指导意见,将按照统一尺度,分别处理、有序公布。

  据介绍,针对本次撤稿论文撰写、发表、使用等环节出现的学术不端行为,各单位将按照统一尺度进行处理。处理措施包括:取消一定期限内晋升职务职称、承担科技计划(专项、基金)等项目的资格;取消正在承担的科技计划(专项、基金)项目,追回承担任务所使用的项目经费;撤销获得的科技奖励、学术奖励、荣誉称号等荣誉,追回奖金;撤销获得的职务职称;暂缓授予学位、不授予学位或者依法撤销学位等处理。情节严重的,永久取消其承担科技计划(专项、基金)项目等资格。同时,要记入科研诚信和其他领域信用信息系统,使其“一处失信,处处受限”。

  相比以往,这次的惩戒力度之大前所未有,如能落到实处,造假者不仅颜面尽失,而且“心疼肉疼”。

  贺德方还透露:针对今后可能出现的论文造假等学术不端行为,将研究提出更加明确、更加严厉的处理规则,让论文造假等学术不端行为人真正付出代价,以坚决遏制论文造假等学术不端行为。

  据介绍,核查工作已经展开,相关部门摸清了被撤稿论文的情况,梳理了问题类别,查实了部分违规行为。

  与此同时,科技部、教育部、卫生计生委、自然科学基金委等部门还对涉事论文作者承担或正在申请的科研项目(基金)、基地建设、人才计划和科技奖励等全面排查,暂停了部分涉事论文作者正在承担或申请的科研项目(基金)。

  由此可见,这次彻查不是花拳绣腿,而是真刀真枪。

  贺德方表示,彻查结束后,将会把处理结果向社会公开——让我们拭目以待。

  第三,既查“主犯”,也治“从犯”。

  据贺德方介绍,这次除了彻查造假者本人,还将对参与造假的“同谋”采取措施——

  对参与学术论文造假的第三方中介机构,科技部等相关部门正会同网信办、工商部门,开展“清网”行动,坚决打击从事论文买卖、论文代写的第三方中介机构及相关网站、网店、网络广告。对经查实确实存在代写论文、买卖论文、伪造同行评议等违规行为的相关经营实体和责任人依法依规处理,铲断论文发表“灰色产业链”。

  对那些单期发表论文数量过多、学术影响力低、审稿通过率偏高、收费高、审核把关不严格的学术期刊,正在研究学术期刊预警制度,建立预警监测名单,对科研人员在列入预警监测名单的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的,及时提醒和警示。对在学术水平不高、影响力低、管理混乱、影响恶劣的学术期刊上发表的论文,在各类评审评价中不予认可。

  实事求是地讲,上述两项措施打蛇打七寸,也属“历史首次”。

  四,标本兼治。

  最出乎意料的是,科技部这次明确表示:要以处理此次撤稿事件为切入点,深刻分析导致造假论文出现的深层次原因,树立正确的科研评价导向,解决深层次的体制机制问题,力争从根本上铲除论文造假的土壤,避免此类集中撤稿事件再次发生。

  大家对此可能都有印象:每一次论文造假事件曝光后,网上都会有这样的议论:论文一刀切的评价体系也难辞其咎,是扭曲的评价体系把许多科技人员“逼上梁山”。

  其实,“唯论文论英雄”的弊害,还不止是在很大程度是造假者的“助产士”,而且把我国的科研误导到“为论文而研究”的歧途,催生了大量低水平重复研究,造就了数量巨大的垃圾论文,浪费了纳税人的血汗钱。为此,改革科技评价体系的呼声一直不绝于耳,但都石沉大海。

  这次,人们终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贺德方在会上表示,科技部将会同相关部门深化科研评价制度改革,扭转“唯论文、唯SCI”导向。继续深入推进科研评价制度特别是对科研人员的评价改革,要在评价标准、评价方式、评价程序等关键方面进一步研究提出改革的硬招实招,减轻科研人员负担,完善有利于一线科研人员深入研究的条件环境,强化以“品德、能力、贡献”为核心的人才评价导向,引导科研人员所在单位建立更加科学的学术水平评价制度,定期听取科研人员学术报告,对其学术成长轨迹和学术水平进行跟踪、评判,对重要学术成果发表加强审核和学术把关。

  备受关注的“临床医生为评职称写论文”一事,在这次通气会上也有了明确回应——

  卫生计生委、科技部将选择国家临床医学研究中心开展临床医生职称改革试点,调整对临床医生职称评审的论文要求,更加突出业绩、能力和水平。要借鉴国际经验,注重医生在疑难病例研究、培养学生等方面的平时积累,注重患者满意度评价,注重医生参与救援、扶贫和管理等方面的贡献,医德与医术并重,定性和定量结合,推动试点,树立示范,积累经验。

  看到这里,读者诸君就会明白:为科技部点赞确实不是“捧臭脚”——正如《肿瘤生物学》一次性撤掉107篇中国作者论文“创造了历史”一样,科技部等相关部门此次对惩戒学术不端的态度之诚恳、认识之深刻、立场之坚定、处理之严厉、措施之到位,恐怕在我国科技史上也是第一次。

  科技部等相关部门如能言行一致、说到做到,拿出标本兼治的实招、硬招,真正将会“坏事变好事”,并催生中国科技从“论文数数”到“追求真突破、解决真问题”的历史拐点。

  惩处学术不端、改革评价体系,“非不能也,是不为也”。尽管知易行难,但只要真想做,就没有做不成的。

  最大的失信,是政府失信。真心希望科技部等相关部门这次能够信守承诺、言出必行,别让吃瓜群众“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打赏
本文作者2018-4-16 12:04
tolee.net
粉丝0 阅读582 回复0
上一篇:
美国社区大学模式值得全球推广发布时间:2018-04-16
下一篇:

精彩阅读

排行榜

桃李网微信公众号

扫码微信公众号
给您想要与成长

用心服务 热心公益
q66619987
周一至周日 24小时
意见反馈:richen#126.com

扫一扫关注我们

桃李赢天下 by Discuz! X3.4© 2018 Comsenz Inc.( 粤ICP备18037673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