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科留学潮冲击公立教育


       高考季已经来临,全国考生正忙着冲刺高考、选择心仪的高校。但是,他们的一部分同龄人,却早就认准了另外一条路——到国外大学读本科。国内的优质国际学校资源因此变得抢手,甚至出现学位供不应求的情况。如何认识这样的情况?这对国内的公立教育提出什么样的挑战?本文对此作了剖析。

  原文发表于2016年6月13日出版的《财新周刊》

  【财新网】(记者 石睿 实习记者 李优)美国驻华大使馆发布的“国际教育交流开放门户报告”揭示了一个趋势:在美攻读本科学位的中国学生人数呈上升趋势。比如2014年至2015年,在美攻读本科学位的中国学生人数首次超过了攻读研究生学位的中国学生人数。这个差距还在持续扩大。

  “七八年前,申请国外大学还是相对小众的选择,在大众认知中,这只是一批成绩平平、逃避高考的学生。”AcadeMe德明教育体验学术负责人肖弘扬告诉财新记者,这家教育机构主要为赴美留学的高中生提供博雅教育培训。他认为,上述印象直指国内外教育资源的质量差距:国外的优质高等教育资源,相对较国内更加丰富;在同等学业水平下选择出国的学生,一般能比留在国内参加高考的学生上更好的大学。

  肖弘扬提出,随着2010年后留学人数爆发式增长,现在海外升学正在成为更多家庭“二选一”的理性抉择。“如今大规模的‘美国高考生’已经对现有的教学体系和教育资源提出了挑战”。

  同时,越来越多的高中“学霸”们,也开始选择出国读书。

  据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编撰的《中国留学发展报告(2014)》显示,与大众普遍持有的观点相反,出国留学生的整体素质更高,尖子生占多数。

  CCG于2013年对北京某五所中学学生的出国留学情况进行了抽样调查,结果显示:出国留学的学生中三分之二以上是班里的尖子生;89.8%的学生出国前成绩是班里的前50%;仅有10.3%的学生成绩,在班级排名为50%以后。

  北京四中国际校区校长石国鹏曾告诉财新记者,最优秀的学生选择出国读书这是近10年出现的一个巨大变化。“2006年以前,我很少听到(北京)四中最顶级的学生出国去读本科,但是2006年我教的最优秀的学生,本来很轻松就可以考取北大清华,但是却放弃了在国内读书。”

  这些学业优秀、素质全面的准留学生们和他们的家长,不再把国际学校当做补习英文、协助完成国外高校申请的机构,而是希望通过在国际学校的学习,能够提前适应国外教育,进一步提升自身能力。

  正因为此,国内的优质国际学校资源变得抢手,甚至出现学位供不应求的情况。

  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5年中国出国留学人数达到了52.37万人,同比增加6.39万人,创下历史新高,而此数据在2007年尚不足15万人。在全世界接收留学生最多的前10个国家中,中国留学生在美国、英国、德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等六国的人数,都占该国留学生总数的第一位。

优质国际教育资源供不应求

  一般而言,在中学阶段,国内的国际学校主要分为三类:一是外籍子女国际学校,根据规定这类国际学校只能招收非中国国籍学生;二是民办的国际化学校;三是公立学校的国际班。后两种教育模式,都是在为中国学生申请就读国外大学本科做准备。

  据肖弘扬介绍,就北京而言,从教育资源、生源质量来看,目前优质的国际教育资源多集中在北京师范大学实验中学国际部、北京四中国际校区、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中外合作办学项目、北京十一中学国际部等公立学校国际班。此外,目前还没有毕业生出现的北京鼎石国际学校,在业界也风评不恶。

  美国教育考试服务中心(ETS)TOEFL Junior中国管理中心总监王梦妍告诉财新记者,国外大学对于中国知名的国际学校还是比较了解的,上述几所公立学校国际班在国外的声誉就非常好。

  因此,近年来入读上述优质国际学校的竞争愈发激烈。石国鹏表示,北京四中国际班的学位已呈现出供不应求的情况,录取比例一般在1:6到1:10之间。北京师范大学实验中学国际部招生办的工作人员也告诉财新记者,目前有越来越多的家长咨询国际班的招生情况。就招生情况来说,今年的招生计划是60人,而参加面试的就有五六百人。该校的国际班项目2009年成立,成立当时只有一个班,而现在已经有三个班了。

  北京鼎石国际学校招生办的工作人员则表示,该学校2016年入学的小学部在今年2月份已经招满了,入学名额颇为抢手。

  随着报名人数的增长,作为公立学校国际班录取参考之一的中考分数线也水涨船高。一些高中的国际班的录取分数甚至高于普通高考班。2015年,北京四中国际校区、北京十一中学国际部、首都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国际部中考分数线分别为556分、552分、545分,比同校本部的分数线分别高了1分、5分、1分。

  除此以外,部分国际学校为了便于考察申请人水平,近几年还会要求学生提供TOEFL Junior或者SSAT成绩。王梦妍向财新记者分析,采用这两项测评成绩作为入学门槛,原因之一是近年报考国际学校的人数增加。“如果只有几十名学生报名,国际学校可以单独设计一份考题;但是有几百甚至1000名学生报名,单独设计考题不够经济,采用TOEFL Junior或者SSAT成绩为筛选条件更加公平和便捷。”

  据王梦妍透露,TOEFL Junior 进入中国已有五年半的时间,两年前开始有国际学校使用TOEFL Junior作为入学测评手段。去年和今年上半年使用学校的数量增长特别快,从3-5所增加到30-50所的数量。

逃离公立教育体系

  但是,日益激烈的竞争并未影响到孩子和家长选择优质国际教育的决心。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家庭对于高质量教育的需求难以在公立体系中得到满足。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北京市第十一中学特聘副校长曾晓东向财新记者解释,现在中国有一批“高知”的中产阶级兴起,这些家长对于孩子教育的要求不再仅限于应试能力、分数,而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接受博雅的、人文的通识教育,并且拥有国际视野,能够有逻辑、有批判性地思考问题。而这些要求,都是目前现有公立教育的不足之处。

  肖弘扬说,原来说谁家的孩子考上北京四中了,家里就觉得非常好了,因为北京四中的公立教育就是全国最顶尖的教育。但是现在看来,即便是国内最好的公立学校也无法满足个性化、高质量的教育需求。

  肖弘扬向财新记者举了一个例子,“我接触了一些国际学校的高中生,很多人都对加缪、尼采特别感兴趣,在他们这个年纪,为什么对哲学有这么浓厚的兴趣呢?回过头来想,他们的家长大多是70后,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上大学,思想开放自由、教育观念先进、生活相对富裕,孩子受到了家庭的影响与熏陶,思考的事情已经超出公立教育的大纲,因此对于教育资源自然有更高的要求。”

  目前就读于美国波莫纳学院(Pomona College)的许筱艺毕业于北京乐成国际学校,她初中时曾在北京市重点第二中学的数学实验班上学,体验了公立中学和民办国际学校两种类型的学校风格。

  在回复财新记者对两类学校区别的提问时,许筱艺认为,国内很多重点中学强调应试能力,提倡题海战术;但学生的能力建设却没有得到有效培养,只有巨大的学习压力。

  那么,在国际学校就学的体验如何?许筱艺强调,认为“国际学校无压力”是一个普遍的误区,压力不是没有,但由于国际学校因材施教。“与其说选择国际学校的‘快乐教育’是一种解压方式,不如说国际学校的压力指数因人而异”,在国际学校读书,需要学生设置适合自己的目标和学业规划,并且主动学习,“这些对中学阶段的学生也具有相当的挑战性”。

  目前国内国际学校的高中课程以三大体系为主流。一是英联邦国家所采的A-LEVEL课程;二是国际文凭项目(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三是AP课程,指美国大学的先修课程。

  那么,为什么上述家庭选择在国内就读优质国际学校,而不直接到国外中学学习呢?对此,王梦妍表示,现在家长选择比较理性,考虑很多因素,但费用不再是主要的考量。如一些高端国际学校,学费都在25万元到30万元一年,并不比国外高中的费用低。不过,近年来不断出现的在美小留学生遭欺凌案件、生活秩序脱轨、心理问题无人疏导、打不开异国交友圈等现象,却让许多家长却步,不让孩子在中学阶段就出国。王梦妍说:“我认为,如果孩子没有很好的自理能力或者独立生活能力,最好和家庭成员多待一段时间。”

  石国鹏也对本科阶段以下的小留学生独自出国读书,表示不予赞同。他提出,中学阶段是学生人生观、世界观形成的最后时期,在这段时间对学生进行的国家民族教育、奠定的文化传统根基,将起决定性作用。一个12岁或者15岁出国的学生,不大可能接受完整而系统的中国传统文化教育。

  石国鹏称,他们很可能出了国以后,在文化认同和社会交往上“两边够不着”,“因为你很难完全融入美国文化,对于自己民族的理解又不够,那究竟以何种身份与当地人交流?”

  此外,由于中国平均的高等教育水平,仍未能达到世界前列。越来越多学生选择在国际学校就读,是为了可以更好地衔接国外的高等教育,为出国读本科做好准备。

  根据英国知名教育研究机构QS发布的“2015-2016年世界大学排名”,在全球前100强高校中,中国大陆只有4所高校入榜,其中清华大学排名最高,位列第25名;而美国的大学则入榜30所,且包揽了前三名(斯坦福大学和剑桥大学并列第三);其次则为英国高校,共有18所大学入榜。

  对此,石国鹏表示,由于国内大学的教学质量、学术氛围长年以来没有达到最顶级学生的最高要求,所以“他们用脚投票了”。

  家住北京的姜女士有一对双胞胎女儿,分别就读于北京四中的本部和国际校区。今年9月,她的两位女儿都将进入美国大学就读。她对财新记者坦言,虽然两个女儿在应试教育的考评中也很有竞争力,但她还是决定送两个女儿到国外读本科。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为了接受更好的教育。而现在中国高校的师资水平、教学模式、管理风格并不让她满意。

  这位母亲特别提到,北京大学教授钱理群曾直言中国的大学正在培养“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但她希望自己的孩子在完成学业之后,能够报效国家、为人民的未来做出一些改变。

  “95后的孩子得到的教育资源特别厉害,他们思想先进,知识面、眼界都很开阔,然后又出国接受了教育,因此期待他们能给社会带来进步。”最后,她认真加上了一句,“这个是顺其自然的,我没有想限制孩子。”

公立学校国际班需要转型

  那么,从家长角度看,孩子出国留学在情感上给她们带来什么感受?

  曾晓东略带激动地表示:“说实话,任何一个人在自己熟悉的环境里面,如果不是特别糟糕,没有人愿意让孩子背井离乡,一个人去留学,家长面临着很多调整,不一定很舒服,但是他们仍然愿意支付这个代价。”

  这个反差,让身为国内教育工作者的她,“有危机感、难受”。

  曾晓东认为,上述现状暴露出中国教育体系至今缺乏高端、多样化的教育供给,而且期待用公立教育满足所有需求。但是,“用一种体制应对所有的要求,其实不现实”。

  她财新记者进一步分析,不论传统公立教育体系变或不变,那些重视创造力、个性化、国际性等需求的家长和学生群体,正在自发通过市场化方式,流向优质国际教育资源。这正是优质国际学校学位供不应求、学位竞争愈发激烈的深层原因。

  但是,当前优质的国际教育资源主要集中于公立学校的国际班。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目前中国公立教育“大而全”的寡头垄断现状。曾晓东认为,公立学校国际班的存在就是“一种打擦边球的行为”,在法理上有些说不过去。

  据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陈志文介绍,2013年全国“两会”期间,就有一些政协委员对公办学校国际班的发展提出异议,认为公办学校办国际部占用了公办教育资源。2013年9月,时任教育部国际合作与交流司副司长生建学表示,对于近年来出现的国内高中举办国际部、国际班等各种涉外办学混乱的情况,“教育部正在着手加强管理工作”。

  2014年2月,北京市教委表示,将不再审批新的中外合作办学项目,对此前公办高中以及部分民办学校的20余个中外合作办学项目的收费、课程设置进一步规范。此后,更是有消息称,在京公办学校国际班将逐步被“剥离”。

  最先行动起来的是北京四中国际校区,2015年7月,北京四中国际学校发布声明称,从2016年起,北京四中国际校区将迁入位于北京昌平区的新兴民办学校——佳莲学校。

  石国鹏告诉财新记者,按照教育公平的原则,公办教育资源首先要满足义务教育阶段的需求,然后满足普通公办学校的需求,这是它的使命、任务。他坦言,公办体制中办国际课程班,某种程度上讲是存在争议的。比如,目前北京四中国际校区使用的教学楼不用另付租金,“所以我承认,这里边有一定公办资源被占用的现象”。因此,北京四中国际校区从本部“剥离”出来“我是理解并支持的”,石国鹏说。

  对此争议,曾晓东认为,法律应给从公办学校独立出来的国际部相应的法律身份,把它们履行的职责义务、招生的范围、实施的教育模式,用政府与办学主体约定的形式合法化。

  此外,曾晓东还建议,独立后的公立学校国际部可以定位为民办非营利学校,从财务上混合了公共投入、家长学费投入和社会捐赠,不以营利为目的,而以教育为使命。

  石国鹏也认为,北京四中国际校区虽然“剥离”主体,成立民办学校,但也应是非营利的。非营利学校,不是意味着不能赚钱,而是赚的钱不能分红,用以继续投入学校的运作和发展。“我觉得学校不应是一个营利的场所,可能需要资本支持,但是资本方不要指望从中赚很多钱。”

  曾晓东强调,现在要求公立学校国际部独立是非常重要的一步。公立学校不应大包大揽,还需通过多样化的体系满足不同需要;政府应具有开放的心态,把满足最基本教育的要求,以及满足优质、多样化的教育需求,看作是同等有价值的。■


打赏
本文作者2018-5-13 12:01
admin
粉丝0 阅读370 回复0
上一篇:
广州番禺区300万安家费抢中学杰出教师发布时间:2018-05-09
下一篇:
温州永嘉:挽留78所乡村学校发布时间:2018-05-26

精彩阅读

排行榜

桃李网微信公众号

扫码微信公众号
给您想要与成长

用心服务 热心公益
q66619987
周一至周日 24小时
意见反馈:richen#126.com

扫一扫关注我们

桃李赢天下 by Discuz! X3.4© 2018 Comsenz Inc.( 粤ICP备18037673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