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将为家庭教育立法:谁来教父母成为父母?


【财新网】(实习记者 黄蕙昭)“现在家长最大的问题不是不关心孩子,是不会教孩子。”在评价近日发布的《江苏省家庭教育促进条例(草案)》时,南京亲范学堂家庭教育指导中心主任、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师殷飞向财新记者强调。

  11月19日,《江苏省家庭教育促进条例(草案)》提请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审议。该草案从家庭、学校、政府、社会各层面规定了家庭教育实施、指导、推进和服务的相关条例。

  《条例(草案)》提出,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接受学校的家庭教育指导,参加家长学校组织开展的家庭教育指导活动,主动与学校沟通未成年子女学习、生活和身心发展状况,配合学校对未成年子女进行教育;同时配合有关国家机关、人民团体、社会组织、村(居)民委员会等依法开展的家庭教育指导活动。

  “长久以来,我们对家庭教育的关注是很缺失的。” 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赵刚告诉财新记者,“家庭教育的核心是家长教育,家长本身要接受教育,接受科学的育儿知识”。

  惠州13岁糖尿病少年被父母送去“问题少年”夏令营后猝死,男子被指高铁上猥亵女儿,豆瓣“父母皆祸害”小组盛行……近年来各类新闻与现象让网友数度感慨,“为人父母竟然不需要考试真是可怕”。2017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曹德旺提交了《关于制定<家长教育法>的提案》,提案甚至呼吁,让家长接受培训后再“持证上岗”。

  家庭教育列入立法计划,家庭教育出现“从私到公”的转变。事实上,自2016年《重庆市家庭教育促进条例》在重庆市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五次会议上通过以来,中国已有多个省市出台有关家庭教育的地方性法规。在家庭教育的公共性上,不少专家与学者达成共识,认为家庭教育并非“私事”,而是需要来自学校、政府和社会的共同引导与支持。

  问题是,我们需要怎样的家庭教育?成为父母需要接受教育吗?

家庭教育不应该成为学校教育的附庸

  要促进家庭教育,先做好家长教育,这成为不少学者共识。

  “之前的媒体在解读时把重心放到了防止‘丧偶式’育儿上,这其实有点偏了。”殷飞向财新记者分析:“条例的主要问题,其实是为了解决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的错位。”

  《江苏省家庭教育促进条例(草案)》明确规定,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是实施家庭教育的主体和直接责任人。父母双方应当共同履行对未成年子女的家庭教育义务,不得以离异或者其他理由拒绝履行。草案禁止父母放任义务教育阶段的子女辍学,用侮辱、虐待、家庭暴力等方式开展教育,或放任孩子进行旷课、沉迷网络、校园欺凌、参与黄赌毒等行为。

  “我们现在家长和学校的界限是非常不清晰的,你会看到家长在做学校老师专业的事,此前还出现过妈妈陪儿子写作业被气到脑梗的新闻;老师又被期望做学生家长该做的事,一些家长会把小孩的品德修养都抛给学校。”殷飞告诉财新记者。

  殷飞表示,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责任的最大区别在于“做人”与“做学”:“家庭是基于生活的,家庭教育应该培养孩子的生活习惯,而学校则是在家庭儿童生活经验的基础上教授他们学科知识。中国传统说得很好,家庭里学做人,学校里学知识。”

  然而,根据2018年《全国家庭教育状况调查报告》,7万余名参与调查的八年级学生中79.9%的人认为家长最关注的是自己的学习情况。25.1%的四年级学生和21.8%的八年级学生表示“家长从不或几乎不花时间与我谈心”。部分学生报告家长没有教自己“做人的道理”“安全知识”“法律常识”和“传统文化”。

  家庭与学校教育责任错位带来了什么问题?北京师范大学教科所副所长陈建翔多次在论文和公开演讲中提出,当下家庭教育正犯着一个严重错误:由于将学校教育当作教育的唯一标准和模板,家庭教育丧失了其独特性与作用,成了学校教育的延伸与附庸。家庭教育和学校本来是各有分工的两大教育形态,而如今,学校教育呈现的是“教育过度”,家庭教育则表现为“教育失责”,整个社会正陷入“唯学校是教”的片面化教育思维里。

  “家庭教育应该弥补的恰恰是学校教育的不足。”赵刚告诉财新记者:“在孩子的人生性格和个人成长领域,学校是无法替代家庭教育的。”

立法要求家长学校规范化

  中国家长教育的现状如何?

  “说实话,还非常不成熟。”赵刚透露:“2011年,教育部有过一个对中国家长委员会建设以及家长学校情况的调研,当时大约的估计是,有效实施过教育活动的有1/3,还有1/3基本是没活动的。”

  现阶段,中国的家长教育主要以学校为依托,通过在学校内设家长委员会、家长学校等形式实现。殷飞指出,现有模式问题重重:一方面,学校内的家长学校在实践过程中难免产生以“学习”为主的教育导向;另一方面,现在的家长学校几乎没有系统的课程,更没有稳定的授课时间。

  “一些学校会将家长会和家长教育合并起来,找个专家或者德育主任来讲讲家庭教育的重要性,就算开了德育学校了。这样是不行的。” 殷飞表示。

  此次《江苏省家庭教育促进条例(草案)》出台,显然有规范和强化学校内家长教育之意。《条例(草案)》指出,学校应当建立健全家庭教育指导工作制度与工作队伍;建立家长学校,针对未成年人不同年龄段特点定期对学生家长开展家庭教育培训、咨询和辅导,而教育课程的具体内容、课时,有设区的市教育行政部门提出指导意见。

  在学校担当家长教育指导角色的同时,《条例(草案)》同时要求政府推进和社会参与。《条例(草案)》提出,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将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纳入城乡公共服务体系,鼓励研发家长易于接受、便于互动的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产品。而父母辈责令接受家庭教育辅导拒不参加的,其行为可被记入个人信用信息。

  将学校作为开展家长教育的主要场所,辅以政府和社会推动,依然是家庭教育立法的思路。赵刚表示:“目前中国家庭教育比较有效的还是倡导家庭和学校合作的——政府支持,学校实施,毕竟未成年人的教育机构背后都有家长,这种链接是比较快捷和方便的。”

  也有专家对目前学校主导下的家庭教育指导持有其它看法。“孩子到6岁上学校才算上学校了,那0岁到6岁之间的家庭教育呢?”殷飞强调,家庭教育在各个阶段均有需求,在学校内的家长教育之外,还应鼓励在社区、在街道、通过社会组织设立家长学校。

  “要把妇联组织和社区力量动用起来。八九十年代我们还有居委会老大妈,哪家夫妻吵架了,打小孩了,都会去管的。现在我们整个社会基层涣散、官僚化,老百姓都不相信社区了,所以尤其应该强调把基层工作扎扎实实地开展起来。”■


打赏
本文作者2018-11-23 00:52
tolee.net
粉丝0 阅读318 回复0

精彩阅读

排行榜

桃李网微信公众号

扫码微信公众号
给您想要与成长

用心服务 热心公益
q66619987
周一至周日 24小时
意见反馈:richen#126.com

扫一扫关注我们

桃李赢天下 by Discuz! X3.4© 2018 Comsenz Inc.( 粤ICP备18037673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