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成立70周年广东经济社会发展成就系列报告

砥砺奋进70载 辉煌引领新时代

——新中国成立70周年广东经济社会发展成就系列报告之一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在历届省委省政府的带领下,广东充分利用自身地理优势,发扬敢闯敢试、敢为人先的奋斗精神,始终坚持社会主义市场化改革道路,坚持扩大开放,实现了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转变,从半封闭社会到全面开放深度融入世界的转折,从“赶上时代”到“引领时代”的伟大跨越,成为全国经济最发达、最富有活力、对外开放程度最高的省份之一。
一、综合实力实现大跨越
1949-2018年,广东地区生产总值由20.27亿元增加到97277.77亿元,按可比价计算是1949年的600倍,年均增长9.7%,占全国的比重由1952年的4.3%上升到2018年的10.8%。1989年以来,广东经济总量连续30年位居全国首位。与亚洲“四小龙”相比,1998年广东经济总量超越新加坡,2003年超过香港,2007年超过台湾地区,2014年超过新加坡、香港、台湾三者之和;根据2018年年均汇率计算,2018年广东地区生产总值达14700亿美元,约占韩国的90.8%。改革开放40年间,广东有28年的经济增长速度达到两位数,其中1990-2008年连续19年保持两位数增长,1979-2018年年均增长12.5%,高于同期全国3.1个百分点,远高于同期世界经济2.9%左右的水平。
图1 1949-2018年广东地区生产总值及增速图

人均地区生产总值超13000美元。新中国成立70年来,广东人口总量从1949年的2782.72万人增加到2018年的11346万人,年均增长2.06%,占全国总人口的比重从5.14%提高到8.13%。2007年,广东常住总人口跃居全国第一位,并连续12年居全国第一位。随着经济快速增长,广东人均地区生产总值也在不断上新台阶,1949-2018年,广东人均地区生产总值从78元上升到86412元,按可比价计算,年均增长7.5%。按当年平均汇率计算,2018年达13058美元,根据世界银行划分标准,已达中上等收入国家和地区水平。
图2 1949-2018年广东人均地区生产总值绝对值及增速图

全社会劳动生产率大幅提升。新中国成立之初,劳动生产效率低下,按年平均从业人员计算,1950年广东劳动生产率仅为218元/人。改革开放以后,随着经济快速发展以及科技进步,劳动生产效率不断提高,2018年全社会劳动生产率达15.14万元/人,按可比价格计算,是1950年的88倍,1979年的36倍。
就业规模不断扩大,工资水平不断提高。新中国成立之后,就业得到迅速恢复发展,特别是改革开放后,市场机制配置劳动力的作用加强,就业渠道不断拓宽。2018年广东全社会就业人员达到6508.65万人,比1949年增长5.5倍,年均增长2.7%。就业人员占常住人口的比例由1949年的34.9%提高到2018年的57.4%。伴随经济的快速发展,就业人员的工资水平不断提高。2018年广东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88636元,比1952年的387元增长228.0倍,年均名义增长8.6%。
财政收入显著增加。1991年以来,广东财政收入连续28年位居全国第一,2016年成为全国首个地方财政收入突破1万亿元大关的省份。广东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由1952年的7.15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12105.26亿元,年均增长11.9%,占全国地方财政收入的比重由4.1%提高到12.4%。
企业实力不断增强。2018年,广东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超5万家,居全国第一;全省主营业务收入超百亿元企业276家,其中超千亿元企业29家;进入“世界500强”企业12家,进入“中国500强”企业53家,均位于全国前列。
二、现代产业体系基本形成
新中国成立70周年,广东三次产业结构经历了三次大的变化,从“一三二”到“二三一”,再到“三二一”的跨越式转变,基本形成现代产业体系。1949年,广东三次产业结构为60.1:12.9:27.0;1970年,第二产业超越第一产业,产业结构呈现“二一三”;1985年,第三产业超越第一产业,产业结构呈现“二三一”;2013年,第三产业超越第二产业,确立“三二一”的产业结构,2018年三次产业结构为4.0:41.8:54.2。产业转型升级走在全国前列,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随新一代信息技术服务的发展,互联网+经济新业态,数字经济、智慧社区等新兴业态、新服务模式迅速兴起,新经济成长壮大。2018年新经济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达25.5%。
图3 1949-2018年广东三次产业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图

(一)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变。2018年,广东农林牧渔业总产值达6318.12亿元,1949-2018年年均增长4.8%。新中国成立之初,广东经济主要以传统农业为主,农业就业人口占全部就业人口的79.7%;生产结构单一,以粮食生产为主。1978年农林牧渔业总产值仅为85.94亿元,其中农业比重高达69.3%。改革开放以后,在稳定粮食生产的前提下,由传统农业向农林牧渔业全面发展,农、林、牧、渔业比重由1978年的69.3:5.8:18.6:6.3转变为2018年的48.9:6.2:18.8:21.9。党的十八大以来,广东加快现代农业产业发展,因地制宜发展岭南特色产业,建设水果、蔬菜、南药、畜牧、水产、饲料6个千亿产业集群,形成鲜明的优势主导产业,在全国率先建立现代农业示范区。2018年,广东农林牧渔业总产值位居全国第5位,在占全国1.9%的土地面积上,生产了约占全国4.7%的蔬菜、6.5%的水果、5.2%的肉类和13.0%的水产品,实现了占全国5.6%的农林牧渔业总产值。
(二)工业产业向中高端方向迈进。新中国成立70周年来,广东大力发展工业尤其是制造业,形成门类较为齐全、配套相对完善的制造业工业体系,成为全国乃至世界的制造业基地。新中国成立之初,广东工业基础十分薄弱,“一五”期间,新建一批重点骨干企业,到1978年,广东工业主要是发展重工业、以及侧重服务于粮食生产特别是化肥生产等行业。改革开放以后,广东工业生产进行腾飞期,并从“珠江水、广东粮、岭南衣、粤家电”到以装备制造、汽车、石油化学业为主的先进制造业和以医药、电子及通信设备业为主的高技术制造业不断优化升级。按可比价格计算,2012年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比1978年增长431.6倍,年均增长19.5%。党的十八大以来,广东工业生产能力日益增强,并不断向中高端方向迈进,2012-2018年,广东先进制造业和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年均增长9.2%和10.9%,增幅高于同期规模以上工业平均增速1.6个和3.3个百分点;2018年,先进制造业、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重分别达56.4%、31.5%,比2012年分别提高8.3个和7.4个百分点。工业产品生产能力大幅增强,2018年,广东制造的家电产品家用电冰箱占全国产量的20.4%,家用房间空气调节器产量占30.2%,移动手机产量占46.8%,汽车产量占11.6%,其中新能源汽车占11.5%。
(三)服务业大发展,新经济孕育成长。广东服务业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支撑,服务业增加值由1949年的5.48亿元增加到2018年的52751.18亿元,按可比价计算,是1949年的693倍,年均增长9.9%,高于同期地区生产总值增速0.2个百分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由1950年的16.8%提高到2018年的58.9%。新中国成立之初,服务业发展几乎停滞,到1978年,服务业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为23.6%。改革开放以后,广东服务业快速发展,服务业增加值总量连续34年居全国第一,占全国的比重保持在九分之一左右。党的十八大以来,现代物流、新兴信息技术服务、金融服务、租赁和商务服务、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健康服务等现代服务业加快发展,带动服务业质的提升,2018年现代服务业增加值占服务业增加值比重达62.9%,比2012年提高5.3个百分点。
三、经济增长由三驾马车协同发力
新中国成立初期,由于居民消费受限,投资资金匮乏,广东经济增长主要依靠一般消费拉动,1952年,最终消费率高达94.2%,资本形成率为14.5%,货物和服务净出口为-8.7%。之后,在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时期,投资明显加快,消费相对滞后。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和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广东投资、消费和出口需求均快速增长,特别是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投资和出口的拉动作用明显增强,2008年,货物和服务净出口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达到顶峰,为19.7%;2017年,资本形成率达到顶峰,为44.2%。党的十八大以来,广东着力发挥消费的基础性作用和投资的关键性作用,内需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不断提升,需求结构逐步合理化。
(一)消费升级态势明显。改革开放以前,广东城乡居民消费支出主要用于解决温饱,1978年城乡居民恩格尔系数分别高达66.6%和61.7%。改革开放以后,广东消费水平大幅提高,精神文化生活更加丰富,2012年城乡居民恩格尔系数分别下降至36.9%和49.1%。党的十八大以来,居民生活向全面小康大步迈进。2018年城乡居民恩格尔系数分别下降至31.6%和36.6%。商品市场繁荣发展,广东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从1950年的13.69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39501.12亿元,增长2884倍,年均增长12.4%。从1983年开始,广东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连续36年居全国首位。商业业态多元化发展,大型商品交易市场逐步形成并发展壮大。截至2018年末,1亿元及以上商品交易市场303个,其中年成交额达20亿元及以上的超大型商品交易市场54家。新业态新商业模式发展迅速,线上网络零售异军突起。2018年广东按卖家所在地统计的网上零售市场规模稳居全国第一,网上零售额达1.89万亿元,占全国网上零售额的21.0%,网上零售同比增长25.1%,其中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增长26.5%。
(二)投资结构不断改善。改革开放前,广东由于资金和物资匮乏等原因,有限的投资主要用于重点建设工程和重工业发展。改革开放以来,投资关键性作用持续显现,对推动产业结构优化调整产生积极影响。1978年,第三产业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比重达44.1%。党的十八大以来,短板领域投资快速增长,投资在优化供给结构、提升供给质量等方面继续发挥重要作用。2018年,第三产业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比重为74.7%;高技术制造业投资占全部制造业投资比重为28.5%,比2014年提高14.2个百分点;民间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的57.8%,比2012年提高5.1个百分点。
(三)对外开放水平和程度不断深化。新中国成立70周年,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广东外贸发展从无到有,快速发展壮大。1962-2018年,广东进出口从1.91亿美元增长到10851.03亿美元,增长5680倍,年均增长16.7%;占全国比重从1962年的7.2%提高到2018年的23.5%。1986年以来,广东进出口总额33年在全国居首位。出口产品从最初的以农产品、轻工产品为主转变为以机电和高新技术产品为主。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广东加强对外贸易质量提升和结构调整,进出口总额在2013年突破1万亿美元,2018年出口机电产品占当年商品出口总值的69.1%,比1995年提高26.5个百分点,高新技术产品出口占出口总额的36.1%,比2000年提高17.6个百分点;2016年以来一般贸易出口总量逐步超过加工贸易,2018年占当年外贸进出口总值的47.1%,高于加工贸易10.5个百分点;纳入海关统计的广东跨境电商进出口位列全国第一。
双向投资水平不断提高。改革开放以来,广东利用“中央赋予的“特殊政策,灵活措施”,大力吸引外资。1979年广东外商直接投资0.31亿美元,到2018年,广东实际利用外资占全国的16.4%。截至2018年底,18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广东设立外商企业17.1万户,直接投资项目超过24万个,累计实际利用外资4470亿美元。“走出去”力度加大。截止2018年底,广东在150多个国家和地区设立企业累计超万家,对外直接投资2035亿美元,居全国首位。2018年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外贸进出口总额达1.6万亿元,在沿线国家累计实际投资56.55亿美元。
四、基础设施夯实经济发展环境
(一)公路建设取得显著成就。新中国成立初期,广东交通基础设施落后,1950年广东公路通车里程仅4435公里,到1978年增加至52194公里。改革开放后,广东首创“贷款修路,收费还贷”政策,1981年6月“广珠四桥”试点,拉开广东路桥建设的历史篇章。1989年广东第一条高速公路广佛高速建成通车。2004年实现地级以上市全部通高速公路,2015年实现县县通高速。截至2018年底,广东公路总里程21.77万公里,是1978年的4.2倍、1950年的49.5倍;其中高速公路里程突破9000公里,达9003公里,连续五年居全国首位。民用汽车大幅增加,广东民用汽车拥有量从1952年的2670辆增加2018年的2116.94万辆,其中私人汽车1861.69万辆。
(二)开启高铁新时代。1949年,广东铁路营业里程只有561公里,到1978年也仅有1003公里,出省铁路只有一条京广线。为改变铁路落后状况,借鉴省内路桥建设成功经验,1987年广深铁路复线投产,结束广东没有复线铁路的历史。2009年12月我国第一条高铁武广高铁开通,其中广东段里程313公里,铁路运输从此迈入高铁时代。2018年底,广东铁路营业总里程达4630公里,是1949年的8.3倍、1978年的4.6倍;其中高铁里程达2025公里,自2009年高铁开通以来年均增长23.1%。
(三)港口经济快速发展。新中国成立初期,广东仅有沿海码头泊位2个,货物吞吐量仅31万吨。目前,已经形成“一横一网三通道”航道网,2018年底,广东内河航道里程达12111公里,居全国第二位,拥有港口码头泊位2498个,其中万吨级深水泊位316个。深圳港、广州港集装箱吞吐量居世界第三、第七位。
(四)航空管道加快布局。新中国成立初期,广东仅有白云机场、湛江机场两个军民合用机场,1955年民航航线里程522公里,目前已经形成广州、深圳、珠海、湛江、潮汕、佛山、惠州等枢纽机场、干线机场和支线机场高效协作的民用运输机场布局,广州新白云国际机场旅客吞吐量、货物吞吐量和航班起降架次位居全国机场第三位。2018年末,广东民航航线里程达277.49万公里,运输飞机831架,比1978年增加766架。
(五)形成领先全国的通信基础网络。全省邮电业务总量从1949年的0.13亿元增加到2018年的11010.28亿元,增长33.3倍,年均增长20.2%。2012年后进入质变飞跃期,完成“高水平全光网省”建设目标,2018年广东的邮电业务总量、业务收入、电话用户、快递分别占全国比重的14.1%、15.8%、10.9%和25.6%。“人人互联”走向“万物互联”。2018年,广东光纤接入用户3312.7万户,固定互联网宽带用户达3667.65万户,移动互联网用户1.57亿户,4G基站35.4万座,4G用户1.36亿户,全国首个5G基站已在广州开通,人均使用流量达74.55GB/人。快递取代传统邮政发展模式,2018年各类邮政营业网点达2.5万处,其中快递营业网点2.2万处;邮政业务总量中,快递业务占比达92.4%。
(六)能源供给能力大幅提升。发电量大幅增长,2018年发电量4369.60亿千瓦时,是1949年的5905倍,电源装机容量1.19亿千瓦,是1949年的2333倍。党的十八大以来,清洁能源利用大幅增加,2018年水电、核电、风电、太阳能光伏发电装机容量已经占电源装机容量的31.3%。输油(气)管道线覆盖珠三角地区,连通粤东西北,截至2018年底,全省拥有输油(气)管道138条,输油(气)管道里程8966.34公里,是1978年的116.4倍。
五、社会发展欣欣向荣
(一)文化产业增加值总量连续16年保持全国首位。截至2018年底,全省人均拥有公共体育设施面积2.20平方米,比2000年底增加1.33平方米,增长152.9%。2018年,全省达15万个的公共体育场馆以及约3674个学校场馆实现对外开放。社区体育公园建设创新,截至2018年底,全省累计建成社区体育公园2155个。拥有11个全国文明城市,珠三角城市全部建成文明城市。2018年每万人拥有公共文化设施面积1281.5平方米,位居全国前列;广播综合人口覆盖率由1979年的21.7%增长到2018年的99.9%,图书出版种数由1978年的443种增加到2018年的11033种,数字出版产业初步形成。人均拥有公共体育设施2.15平方米,比2000年底增加1.28平方米。2017年,广东文化产业增加值达4817.17亿元,按现价计算,比2010年增长1.55倍。
(二)教育事业取得巨大成就。改革开放以前,广东人口受教育程度普遍偏低,1964年小学以上教育程度占总人口的34.21%,其中79.84%为小学教育程度。改革开放后,随着九年义务教育的实行和高等教育的发展,广东人口受教育程度得到飞跃式提高,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广东全面启动高水平大学、高水平理工科大学和重点学科建设,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2018年小学在校学生数达988.37万人,比1949年增长6.3倍,普通中学在校生556.18万人,比1949年增长44.6倍,每万人口在校大学生数达到186人,比1950年增长61.6倍。目前,广东实现“教育强市”全覆盖,建成规模最大、支撑有力的职业教育体系,职业院校数量约占全国的1/12,在校生人数约占全国1/10,规模居全国首位。
(三)创新成为经济增长第一动力。党的十八大以来,创新驱动发展深入实施,经济增长的动力逐步由资源要素转为科技创新。2018年全省R&D经费支出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上升到2.78%,比1995年提升2.6个百分点。2018年,广东技术合同成交额1387亿元,比2000年增长27.8倍,技术自给率达73%,专利申请量和授权量分别达79.38万件和47.81万件,是1990年的408倍和538倍,《专利合作条约》(PCT)国际专利申请量达2.53万件。区域创新综合能力排名2017、2018年连续两年居全国第一。2018年,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45280家,总数、总收入、净利润等均居全国第一。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建立研发机构比例达38%。15所高校69个学科入围基本科学指标数据库(ESI)全球排名前1%。创新人才加快集聚。2018年,全省专业技术人才609万人,其中高层次人才77.5万人。
(四)医疗卫生服务取得长足进步。新中国成立初期,广东医疗卫生水平很低,经过努力,1978年末,广东医疗卫生机构达6949个,床位数9.06万张,卫生技术人员12.66万人。改革开放以来,公共卫生领域投入不断加大,医疗科技水平迅速提高,医疗卫生体系建立健全。2018年末,共有医疗卫生机构5.15万个,比1950年增长99.6倍;卫生技术人员75.78万人,比1950年增长 19.5倍;每万人口拥有医疗床位数45.6张,比1950年增长10.8倍;每万人口拥有医生数24.4人,比1950年增长4.5倍。全省死亡率由1949年的15‰下降到2018年的4.55‰,下降10.45个百分点,并且从1999年后一直稳定在5‰以下。居民人均预期寿命从1981年的71.29岁提高到2015年的77.24岁,高于同期全国平均水平(76.34岁)0.9岁,高于2018年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全球平均水平(72岁)5.24岁,居全国前列,是人口长寿省份之一。
(五)社会保障织就广覆盖的民生安全网。改革开放以前,广东社会保障尚属空白。改革开放以后,广东以底线民生保障建设为重点,不断健全覆盖城乡居民的社会保障体系。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加快构建,社会保障水平稳步提高。2018年,广东参加城乡基本养老保险人数7576万人,比1998年末增加6840万人;参加失业保险人数3362万人,比1998年末增加2941万人;参加工伤保险人数3592万人;养老、医疗保险基本实现全覆盖,常住人口社保卡持卡率95.3%,居全国第一位。在全国率先实行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省级统筹,全面实现省内和跨省异地就医直接结算,大病保险实现全覆盖。城乡低保等六项底线民生保障水平跃居全国前列,2018年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基础养老金最低标准提高到每人每月148元,2019年1月1日起,从148元提高到170元。
新中国成立70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来,广东能取得今天的发展成就,靠的是制度优势、政治优势和改革开放的优势。在取得辉煌成就的同时,我们也清醒的意识到,广东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问题还比较突出,经济转型升级爬坡越坎的压力仍然较大,高质量发展的道路上面临的新问题新挑战仍然较多。70年风雨改革,70年探索创新,当前广东站在新时代新的历史起点上,将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高举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伟大旗帜,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牢牢抓住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历史机遇,坚持“改革不停顿、开放不止步”,努力以新担当新作为开创广东工作新局面,奋力实现“四个走在全国前列”、当好“两个重要窗口”!

就业扩规结构优 工资水平节节高——新中国成立70周年广东经济社会发展成就系列报告之二

新中国成立 70 年来,广东不断深化就业制度改革,就业规模持续扩大,就业结构逐步优化,工资收入水平不断提高,人民的美好生活不断得到实现。
一、就业规模持续扩大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广东就业规模持续扩大。2018年,广东全社会就业人员达到6508.65万人,比1949年增长5.5倍,年均增长2.7%;其中,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1994.14万人,比1949年增长71.9倍,年均增长6.4%。就业人员占常住人口的比例由1949年的34.9%提高到2018年的57.4%。(见图1)
图 1 1949-2018 年广东就业人员


二、就业结构不断优化
(一)就业人员逐步向城镇和民营经济转移。
新 中国成立初期,由于经济成份单一,就业人员仅有国有或集体企业职工、以及乡村劳动者两种,城镇就业人员很少,绝大部分是在农村务农。 1949年,全省就业人员 1001.36 万人。 其中,城镇职工 27.36 万人,乡村劳动者 974.00 万人,分别占 2.7% 和 97.3% 。 经过新中国 70 年的发展,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工业化和城镇化水平的提高,大量农村富余劳动力向城镇转移,城镇就业人数比重大幅提升。 全省城镇就业人口占比由 1982 年的 20.0% 上升至 2015 年的 71.0% 。 城镇就业人口的快速增长为加快工业化和城镇化进程,提高城镇化质量提供有力支撑。
改革开放以后,随着外资、合资、股份、私营、个体等多种经济形式的涌现,全省就业渠道迅速拓宽,就业结构也发生深刻变化。 从城镇非私营单位内部看,1984年广东开始出现了少量的其他经济就业人员,在当年的 631.77 万城镇非私营单位职工中,国有、集体、其他经济分别占 68.0% 、 31.3% 和 0.7% 。 到 1998 年,国有、集体就业人员所占比重逐年下降到 59.6% 和 18.3% ,其他经济单位的就业人员发展到 161.58 万人,占 22.2% ,首次超过集体单位。 2005 年,其他经济就业人员在城镇非私营单位中占 48.9% ,超过国有经济成为主体。 到 2018 年,其他经济就业人员比例上升到 79.1% ,占有绝对优势。 2002 年以来,广东民营经济进入高速发展阶段,民营经济领域的就业人口占比由 2002 年的 25.1% 上升至 2018 年的 55.6% ,民营经济在吸纳劳动力就业方面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成为吸纳劳动力就业的主渠道。
(二)就业产业结构由“一二三”型转变为“三二一”模式。
新中国70年来,随着广东经济的快速发展,就业人员结构也发生深刻的变化。 新中国成立初期,广东以农业为主,工业、服务业只占少数。 1952 年,全省就业人员中,第一、二、三产业的就业结构为 79.7 ︰ 5.4 ︰ 14.9 ,近八成的劳动者从事农业; 到 1978 年,全省就业结构为 73.7 ︰ 13.7 ︰ 12.6 ,农业就业人员的比重在新中国成立 30 年后只下降 6.0 个百分点。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工业化进程加快,带动第二产业就业人员逐年提高, 1992 年所占比重超过 30% ,第一产业占比首次降到 50% 以下。 2004 年第二产业首次超过第一产业,成为全省劳动就业的主体产业,就业结构调整为 34.7 ︰ 36.9 ︰ 28.4 ,显现“二一三”模式。 随着工业化进程发展进入中后期,服务业也加快发展, 2006 年第三产业就业人员超过第一产业,就业结构优化为 30.4 ︰ 38.8 ︰ 30.8 ,初步形成“二三一”模式,第二、三产业就业的主导地位进一步确立。 2018 年,全省就业人员中,第一、二、三产业分别为 1348.93 万人、 2556.58 万人、 2603.14 万人,就业结构调整为 20.7 ︰ 39.3 ︰ 40.0 ,第三产业占比超过第二产业,开启“三二一”就业模式。 第三产业中,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房地产业,金融业,文化、体育和娱乐业就业人员数量增长较快。 2005-2018 年,上述行业就业人员年均分别增长 12.9% 、 9.4% 、 9.4% 、 9.3% 、 6.9% 和 6.1% ,明显快于全省第三产业就业人员年均增速( 4.3% )。 (见图 2 )
图2 1952-2018年广东三次产业就业人员构成


(三)就业人口年龄构成逐步优化。
随着人口计划生育政策的实施和调整,人口生育率下降、人口老龄化问题逐步出现,就业人口老龄化趋势也初步显现。 与此同时,随着“科教兴国”战略的实施,高中和大学逐渐普及,总体上就业人口初次就业的时间推迟。 2015 年,全国 1% 人口抽样调查结果显示,全省 16-19 岁、 20-24 岁、 25-29 岁就业人口比重分别比 1982 年第三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回落 14.54 个、 4.14 个和 0.01 个百分点; 35 岁以上各年龄段就业人口占比均有不同程度提升,其中, 45 岁以上就业人口占比共提升 7.49 个百分点。 与全国相比,广东青壮年的外来就业人口较多, 16-39 岁各年龄段就业人口占比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比全国平均水平高 10.71 个百分点; 40 岁以上的各年龄段就业人口占比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其中, 45 岁以上就业人口共比全国平均水平低 7.89 个百分点。
(四)就业人口受教育程度明显提高。
新中国成立7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广东就业人口素质和文化水平明显提升,就业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由 1982 年的 6.57 年逐步提高到 2015 年的 10.20 年。 其中,初中以上教育水平就业人口占比逐步上升,初中教育程度的占 47.64% ,高中教育程度的占 23.18% ,大专及以上教育程度的占 14.35% ,分别比 1982 年提高 20.73 个、 9.28 个和 13.56 个百分点; 而未上过学、小学教育水平就业人口占比持续回落,未上过学的占 0.92% ,小学教育程度的占 13.90% ,分别回落 15.62 个和 27.95 个百分点。 广东具有一定文化程度的外来就业人口较多,因此高中教育程度占比较全国平均水平高 6.27 个百分点,而小学教育程度占比较全国平均水平低 5.61 个百分点。
三、工资水平不断提高
新中国成立7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广东经济快速发展,全省就业人员的工资水平不断提高。 2018 年,广东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 88636 元,比 1952 年的 387 元增长 228.0 倍,年均名义增长 8.6% 。
新中国成立初期,由于生产力水平较低,工资增长不明显。 1978年,全省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 615 元,仅比 1952 年增长 58.9% 。 改革开放后,广东利用中央给予的先行先试机遇,率先进行工资制度和工资管理体制的改革。 改革开放以来,国家开始实行奖金制度和计件工资制,调动企业和职工的积极性,职工的工资水平不断增长。 1983 年全省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首超千元,达 1021 元,为 1952 年的 2.6 倍。 1985 年以来,企业开始实行工效挂钩办法,企业的工资总额与企业的经济效益挂钩,随企业效益的增长而增长,企业内部分配在工资总额内可以自主支配。 这一政策大大激发经营者和劳动者的积极性,全省工资收入快速发展。 1988 年,全省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突破两千元大关,达 2250 元。
1995年,随着《劳动法》的实施,企业工资分配管理逐步形成“市场机制决定,企业自主分配,政府宏观调控”的体制,政府对企业的工资总额控制程度逐步减弱,由企业根据市场和企业的效益按照“两低于”原则自主确定。 伴随广东经济的快速增长,工资收入也迅速提高。 1998 年,全省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超过万元。 近年来,工资水平一直保持平稳增长态势, 2008 年超 3 万元, 2012 年超 5 万元, 2017 年超 8 万元,广大职工比改革开放前更多地分享发展的成果,人民的美好生活不断得到实现。
就业是民生之本,收入分配是民生之源。 广东是人口大省、流动人口大省、就业总量大省,当前面对人口老龄化加快,“人口红利”逐渐减少,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等,全省就业总量仍存在压力,结构性矛盾较为突出,工资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也有待进一步深化。 展望未来,全省就业工作在稳步扩大就业规模的同时,不断改善人口就业存在的结构性问题,统筹做好各类重点群体就业服务工作,深入实施就业优先战略和人才优先发展战略,不断提升劳动者技能,加快推动就业结构向现代就业结构转变,形成经济发展与扩大就业的良性互动; 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规范收入分配秩序,有效缩小收入差距,让广大人民共享更多的发展成果。

三、人口结构显著变化 进入均衡发展新时期

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经济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华民族迎来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广东人口规模、素质和结构也伴随着新中国的成长发生了显著变化,向人口长期均衡发展迈进。
一、人口总量不断增长,成为全国常住人口第一大省
1949年广东人口总量为2782.72万人,2018年增加到11346万人,共增加8563.28万人,增长3.08倍,年均增长2.06%,高于同期全国平均水平0.68个百分点。尤其是改革开放40年以来,随着全省经济的持续快速增长,大量的跨省流动人口进入广东工作、学习、生活,加上庞大的户籍人口基数,使广东人口从1949年占全国总人口的5.14%上升到2018年的8.13%。2007年,广东常住总人口跃居全国第一位,2009年起全省常住人口突破1亿人,并连续十二年居全国第一位。
二、人口素质显著提高
新中国成立70年来,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和医疗技术的进步及卫生环境的改善,广东人口身体素质明显提高。一是人口死亡率显著下降,并维持在较低水平。全省死亡率由1949年的15‰下降到2018年的4.55‰,下降10.45个百分点,并且从1999年后一直稳定在5‰以下。二是人均预期寿命持续上升。从新中国成立初期的不足40岁,提高到2000年的73.27岁,2010年达76.49岁,2015年更进一步提高到77.24岁,高于同期全国平均水平(76.34岁)0.9岁,高于2018年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全球平均水平(72岁)5.24岁,居全国前列,是人口长寿省份之一。
改革开放以前,广东人口受教育程度普遍偏低。1964年小学以上教育程度有1265.12万人,占总人口的34.21%,其中79.84%为小学教育程度。改革开放初期,受教育程度有所提高,但仍处于较低水平,1982年小学以上教育程度有3570.61万人,占总人口的66.58%,其中62.19%为小学教育程度。随着九年义务教育的实行和高等教育的发展,广东人口受教育程度得到飞跃式提高,根据2015年全国1%人口抽样调查结果推算,全省总人口中,大专及以上、高中和初中、小学受教育程度的人口分别占6岁及以上人口的11.87%,21.36%,39.32%和23.81%。与1964年相比,每十万人中拥有的各种受教育程度人口,大专及以上由383人上升为11014人,高中由1460人上升为19846人,初中由5055人上升为36458人,小学由27315人下降为22065人。根据人口普查数据,2010年广东15岁及以上文盲、半文盲人口比1964年减少906.75万人,总人口文盲率(文盲、半文盲人口占总人口比重)由30.17%下降为2.00%,下降28.17个百分点。
三、新型城镇化发展呈现新格局
新中国成立初期,广东城镇人口较少,1953年只有368.16万人,占总人口的12.03%,1982年城镇人口增加到1034.13万人,占19.28%。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人口城镇化率逐年提高,2000年人口城乡比例发生逆转,城镇化率超过50%;2012年以来,以人为本的新型城镇化稳步推进,城镇化质量明显提高,劳动力在城乡之间自由流动,有力促进了城镇经济的发展,以城市群为主体的城镇发展新格局初步形成。2018年,广东城镇人口为8021.62万人,占总人口的70.70%,人口城镇化率仅次于上海、北京和天津三个直辖市,位居全国第四位,是首个直辖市以外城镇化率突破70%的省份。与1953年相比,广东人口城镇化率提高58.67个百分点,实现人口城镇化水平的大跨越。
四、经济发展促进人口迁移流动
改革开放以前,人口的迁移和流动较小,且以户籍迁移为主。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推进,广东的人口迁移和流动状况也发生显著变化。一是流动人口总量迅猛增长。1982年全省流动人口只有28.09万人,1990年上升到331.47万人,比1982年增加303.38万人;2010年全省流动人口达到3139.04万人,比1990年增加2807.57万人,成为全国流动人口总量第一大省。二是流动人口高度聚集珠三角地区。改革开放以来,珠三角大规模引进外资建立大批“三资”企业,大力发展乡镇企业,吸引了本省和外省劳动力源源不断向珠三角地区流动、聚集。1990年珠三角流动人口占全省流动人口总量的84.98%,2000年流动人口占比上升到92.52%,2010年珠三角地区流动人口总量高达2871.25万人,占人口比重的91.47%。大量的流动人口进入珠三角,为该地区经济的持续高速增长提供充足的劳动力,为广东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提供稳定的劳动力保障。
五、人口和家庭结构发生明显变化
(一)总人口性别比显著上升。1949年,广东总人口中男性有1397.30万人,占50.21%,女性人口为1385.42万人,占49.79%,性别比为100.86(以女性为100)。2018年,男性占比为52.18%,女性为47.82%,性别比为109.12。与1949年比较,男性占比上升1.97个百分点,女性下降1.97个百分点,总人口性别比上升8.26。总人口性别比上升幅度大,与近年来跨省流动人口以男性人口居多有密切关系。
(二)人口年龄结构呈现“两头低,中间高”,人口老龄化程度逐步加快。新中国成立初期,广东人口年龄结构处于成年型早期,60年代开始补偿性人口增长,人口年龄结构发展为年轻型。2018年广东总人口中,0—14岁、15—64岁以及65岁以上人口分别占总人口的17.18%、74.20%和8.62%,人口年龄结构发展为老年型。与1964年相比,全省少儿人口占比下降24.33个百分点;15-64岁劳动年龄人口上升19.56个百分点;65岁以上老年人口提高4.77个百分点。改革开放以来,受庞大跨省流动人口总量影响,全省人口年龄结构“两头低,中间高”状况日趋明显。虽然广东劳动年龄人口占比高,数量庞大,但是人口老龄化程度也在逐步加快。根据年龄结构数据监测,全省从2012年开始已经全面进入人口老龄化,65岁以上老年人口占比逐年上升,80岁及以上高龄人口逐渐增多。
(三)家庭户规模向小型化演变。新中国成立初期,家庭户规模较小,随着国民经济的恢复和发展,人口迅速增长,家庭户规模不断扩大。1982年,广东家庭户有1077.66万户,平均每个家庭户4.79人,为历次人口普查之最,以后不断缩小。2015年,全省家庭户有3097.95户,户均人口为3.25人,比1982年下降1.54人。家庭户规模持续缩小,主要原因:一是受计划生育的影响,家庭逐步演变为小型化的“三口之家”;二是受流动人口的影响,有相当一部分外来务工人员是以一个人或一对夫妇的形式独自居住;三是随着住房条件的改善和优化,年轻人逐步独自居住,从而使家庭户总数增加,户规模持续缩小。
(四)婚姻状况保持稳定。1982年,全省未婚人口占15岁及以上人口的32.06%,离婚人口占0.53%;2015年,全省未婚人口占15岁及以上人口的26.20%;离婚人口占1.07%,分别比1982年下降5.86个和上升0.54个百分点。全省15岁及以上人口中,有配偶人口占比上升9.1个百分点,䘮偶占比下降3.78个百分点。新中国70年来,广东人口婚姻状况总体上保持稳定,未婚率下降,有配偶人口占比大幅提高,离婚率保持在较低水平。
(五)人口民族构成逐步多样化。广东是一个多民族省份,新中国成立70年来,各少数民族人口一直在广东安居乐业,1982年各少数民族人口(含其他未识别民族和外国人加入中国籍)为18.21万人,全省境内居住着45个少数民族人口。2015年,各少数民族人口发展到225.31万人,增加207.10万人,增长11.37倍,占总人口的比例从0.34%提高到2.08%。改革开放以来,大量跨省流动人口进入广东,使广东少数民族人口构成呈现多样化。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表明,全省境内现居住着全部55个少数民族人口,其中以壮、瑶、苗和土家族人数居多。
新中国成立70年来,随着广东人口形势发生的深刻变化、以及人口结构明显优化,也存在就业人口素质有待提升、流动人口管理压力、人口区域发展不均衡、人口老龄化等问题。新时期,面对新机遇、新挑战,广东将继续完善人口政策,优化人口结构,提高人口素质,引导人口合理分布,积极稳妥有力应对老龄化挑战,保持人口健康可持续发展。

四、开山辟路遇水架桥 现代综合运输体系加快形成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广东交通运输一路披荆斩棘,敢为人先,开创全国先河,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取得辉煌成就,铁路、公路、水运、航空和管道五大立体综合运输网络全面发展,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坚实的运输保障。
一、“要想富,先修路”,路桥建设融资模式开创全国先河
新中国成立初期,广东交通基础设施落后。1950年,广东公路通车里程仅4435公里,随后逐年稳步增加,到1978年增加至52194公里,虽然取得明显进展,但仍滞后于经济发展需求。改革开放以后,广东首创“贷款修路,收费还贷”政策,引进外资广开融资渠道,1981年6月“广珠四桥”试点,拉开广东路桥建设的历史篇章。1989年,广东第一条高速公路广佛高速建成通车。1992年投融资体制改革进一步深化,高速公路网建设走上快车道。2004年,实现地级以上市全部通高速公路,2015年实现县县通高速。2018年港珠澳大桥正式开通,2019年虎门二桥建成通车,公路基础设施建设取得显著成就。截至2018年底,广东公路总里程21.77万公里,是1978年的4.2倍、1950年的 49.5倍;其中高速公路里程突破9000公里,达9003公里,连续五年居全国首位,自1989年有高速公路以来年均增长24.4%。2018年底,广东公路桥梁达4.89万座,是1974年桥梁数的5.9倍。
公路运输装备增强,运输能力大幅提升。民用汽车大幅增加,1952年,广东民用汽车拥有量仅2670辆,2018年增加到2116.94万辆,其中私人汽车1861.69万辆,自1984年以来年均增长25.7%。公路运输能力和运输服务水平显著提升。2018年,广东公路发送客运量105249万人,分别是1952年、1978年的102.9倍和11.3倍;完成客运周转量1120.71亿人公里,分别是1952年和1978年的587.3倍和41.2倍。公路货运量和货物周转量分别达304743万吨、3890.32亿吨公里,1952-2018年均增长9.3%和11.7%。
二、铁路建设日新月异,开启高铁运输新时代
1949年,铁路建设百废待兴,广东铁路营业里程只有561公里,到1978年仅有1003公里,出省铁路只有一条京广线。为改变铁路落后状况,借鉴省内路桥建设成功经验,1984年铁路运输企业—广深铁路公司成立,1987年广深铁路复线投产,广东没有复线铁路的历史结束。1990年,三茂铁路全线通车,填补了粤西地区铁路的空白,开启广东铁路建设的快速通道。1991年广梅汕铁路开工,1995年全线贯通,全省东西铁路大动脉打通。1994年广深准高速铁路投入使用,成为我国第一条准高速铁路。1997年后全省铁路建设由线路扩张转为线路整合优化,列车运营先后六次提速,铁路运输能力显著提升。2009年12月我国第一条高铁武广高铁开通,其中广东段里程313公里,铁路运输从此迈入高铁时代,成为改善客运能力的重要运输载体,居民出行便利与舒适程度显著提升。现已开通武广、广珠城际、厦深、广深港、戆韶、贵广、南广等多条运营线路,覆盖全省19个地市。
2018年底,广东铁路营业总里程达4630公里,是1949年的8.3倍、1978年的4.6倍;其中高铁里程达2025公里,自2009年高铁开通以来年均增长23.1%。铁路运输装备水平提升,铁路运输尤其是客运能力显著提升。2018年客运量、客运周转量分别达33745万人和953.75亿人公里,1952年以来年均增长6.4%和8.2%。铁路货运承担重点物质运输任务,2018年完成货运量和货运周转量7617万吨和267.99亿吨公里,1952年以来年平均增长6.6%和5.7%。
三、港口航道协同推进,港口运输能力大幅提升
新中国成立初期,广东拥有沿海码头泊位2个,货物吞吐量仅31万吨,到1978年沿海码头发展为127个。改革开放以来,广东利用毗邻港澳的地缘优势,外向型经济加快发展,港口水运建设迎来契机,激发港口经济的大力发展,航道和港口建设进程加快,新建和改造大批沿海和内河港口。目前,以珠三角为核心的沿海港口群初步建设成亚太地区最高效的物流中心,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设施和对外交往的“大门户”,形成“一横一网三通道”航道网。
2018年底,广东内河航道里程达12111公里,居全国第二位,拥有港口码头泊位2498个,其中万吨级深水泊位316个。随着港口航道协同发展加快推进,港口码头吞吐能力不断创新高,港口货物吞吐量1978年为7133吨,2012年突破14亿吨大关,2018年突破21亿吨达21.10亿吨,1949年以来年均增长13.6%;集装箱吞吐量由1978年的0.25万TEU提升为6446.83万TEU,其中深圳港、广州港集装箱吞吐量居世界第三、第七位。
四、航空管道加快布局,综合运输体系日趋完善
新中国成立初期,广东仅有白云机场、湛江机场两个军民合用机场,1955年民航航线里程522公里,1978年提升至2.07万公里。改革开放后,广东加大机场建设力度,1986年兴建梅县机场,1991年深圳黄田机场建成,1995年珠海三灶机场通航,2004年,新白云机场投入使用,2011年建成揭阳潮汕机场,形成广州、深圳、珠海、湛江、潮汕、佛山、惠州等枢纽机场、干线机场和支线机场高效协作的民用运输机场布局,广州新白云国际机场旅客吞吐量、货物吞吐量和航班起降架次位居全国机场第三位,国际航空枢纽地位增强。2018年末,广东民航航线里程达277.49万公里,运输飞机831架,而1978年仅有飞机65架。民航客运能力显著提升,尤其是长途运输作用较大。2018年,民航客运量、旅客周转量分别达12913万人和2416.38亿人公里,1956年以来年均增长21.2%和19.4%。
受资源禀赋等因素影响,广东管道运输发展初期相对滞后,1978年广东输油管道里程仅有77公里。管道运输作为一种现代物流运输方式,是石油和天然气运输的重要方式之一,新世纪以来获得快速发展。茂名石化基地铺设到西南地区的油(气)管道建成投用,环珠三角成品油输送管道全线运转,极大方便油气品运输,确保油气品供应保障能力。截至2018年底,全省拥有输油(气)管道138条,输油(气)管道里程8966.34公里,是1978年的116.4倍。
五、运输结构不断优化,运输发展协调性显著增强
随着运输网络不断完善,运输装备和能力明显提升,运输结构呈现协调发展、互为补充的良好态势,铁路和水运在中长途大宗货物运输方面长期发挥重要作用,公路短距离货物运输发展较快,航空长途旅客运输发展后劲充足,高铁客运跨越式发展。
货物运输中,水路凭借运输载重大、运距长和天然便利等优势条件一直是全省货运的主要渠道。随着经济社会发展阶段不断升级演变,货物运输逐渐由重型、长途运输向轻型、短途运输转变,公路货运快速发展,货运量市场份额明显提高。2018年,广东完成货物运输量42.50亿吨,货物周转量28644.77亿吨公里,1953-2018年年均分别增长8.9%和11.8%;其中,铁路、公路、水路货运量占比分别为1.8%、71.7%和24.1%,货运周转量比重分别为0.9%、13.6%和84.4%。
旅客运输中,公路运输始终保持重要地位,民航客运市场份额近年明显提高,铁路客运受高铁拉动回升。2018年,广东完成客运量15.47亿人,旅客周转量4501.97亿人公里,1952年以来年均增长6.6%和9.4%。其中,公路、铁路、民航客运市场相得益彰,客运综合运输网络愈趋完善。2018年铁路、公路、民航客运量占比分别为21.8%、68.0%和8.3%,客运周转量占比分别为21.2%、24.9%和53.7%。随着高铁线路的跨越式发展,高铁在客运中发挥的作用日益突出,2018年高铁客运量2.27亿人,占铁路客运量的比重达67.4%,比上年提升4.7个百分点。
回顾历史,广东交通运输业始终坚持改革开放,坚持敢闯敢试,奋力争先,成就辉煌。展望未来,交通运输业将继续努力践行“改革不停顿,开放不止步”,奋力在交通运输高质量发展上书写新的篇章,在新时代改革开放的伟大征程中发挥更大作用。

五、邮电通信互联互通 阔步迈进互联网时代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广东邮电通信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网络建设突飞猛进不断完善,覆盖全省城市和乡村,快递物流成为现代邮政业的主力军,互联网深度渗透融合,数据通信彻底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广东邮电通信发展走在全国的前列,在全国地位举足轻重。
一、发展历程由量变到质变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广东邮电业务总量年均增长20.2%,邮电通信建设主要经历四个发展时期:恢复起步期(1949-1978年)。新中国成立初期,邮电通信基础薄弱,服务保障能力极低,通信方式主要依靠邮政传递,到改革开放前仍是制约经济社会发展的“瓶颈”。1949—1978年,全省邮电业务总量年均增长6.8%,邮路总长度、电话交换机总容量、电话总户数、长途电话电路年均分别增长7.0%、10.2%、9.8%和9.5%。突飞猛进期(1979-2000年)。改革开放后,广东邮电通信得到加快发展和优先发展,邮电业务总量年均增长33.4%,电话交换机总容量在全国率先突破1000万门大关,固定电话用户年均增长23.8%,彻底解决“装电话难”问题;移动电话从无到有,2000年底达1537.26万户,普及率15.7户/百人。更新换代期(2001-2012年)。移动电话对固话的替代效应加深,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兴业务开始起步,快递业务成为邮政新兴发展模式。邮电业务总量年均增长21.7%,其中固定电话用户数量年均增长6.3%,在2008年达到最高峰后开始逐年减少;移动电话用户规模快速扩张,年均增长20.3%;互联网接入用户年均增长14.4%;快递业务量年均增长46.9%;函件、报刊等发送量日渐减少,年均分别下降2.3%和0.2%。质变飞跃期(2013-2018年)。传统业务在“互联网+”冲击下日渐色微,新兴信息互联网业蓬勃兴起。邮电业务总量年均增长41.5%,其中快递业务占比达92.4%。2013年4G电话经营牌照发放;2018年底,广东拥有移动电话基站65.06万个,光缆线路长度258.89万公里,互联网宽带接入端口8149.07万个,比2013年分别增长185.4%、117.3%和144.6%。
二、互联网助推邮电通信业变革发展
新中国成立70年以来,广东邮电通信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通邮、通话、通网络极大地满足人们的日常生产生活需要,业务内容和服务产品不断丰富和延伸,互联网和数据通信普及到千家万户。2018年,广东的邮电业务总量、业务收入、电话用户、快递等多项指标在全国名列前茅,占全国的比重分别达14.1%、15.8%、25.6%和10.9%,邮电通信大省、强省地位凸显。
(一)业务内涵不断丰富和延伸。改革开放前,广东邮电通信方式单一。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固定电话得到长足发展,无线寻呼曾风行一时,随后移动电话业务开始起步并迅速发展。进入二十一世纪,3G智能电话出现,移动电话对固定电话的替代效应加深,互联网和快递业务开始涌现。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广东互联网业务快速渗透,与其他行业融合发展,电子商务蓬勃兴起,快递业务延伸到城市乡村,互联网、移动数据、快递及电信增值服务成为现代邮电通信发展亮点和支撑点,邮电通信业务较好地提升了新时代人民群众美好生活的质量。
(二)快递取代传统邮政发展模式。近年来,广东快递业发展迅速,快递业务量和业务收入多年来稳居全国首位。2000-2018年快递业务量年均增长46.6%,年人均快递量由2000年的0.15件/人发展到114.24件/人。2018年,广东快递业务量达129.62亿件,快递业务收入为1411.73亿元,快递业务收入占邮政业务收入的88.6%。随着互联网经济及快递业快速发展,传统邮政持续走低,2018年,全省平均每人每年发函件数为3.05件,比2000年的13.80件减少10.75件;全省平均每百人每年订报刊数6.10份,比2000年的15.10份减少9份。

图1 2000 -2018年广东快递业发展情况图
(三)电话用户向智能化发展。随着互联网的出现和普及,电话通话率逐渐下降,固定电话用户逐年减少,移动电话用户趋于饱和,智能电话替代率稳步提高。2018年底,广东固定电话用户2211.41万户,2013年以来年均减少5.7%;移动电话用户1.68亿户,2013年以来年均增长5.1%,移动电话普及率达148.3户/百人。在移动电话用户中,3G用户1190.40万户,4G用户达1.36亿户,3G和4G用户合计占有率达88.1%。2019年6月6日,工信部正式向中国电信、中国移动和中国广电发放5G商用牌照,5G与人工智能、大数据等ICT新技术融合发展,将推动数字经济生产组织方式、资源配置效率、管理服务模式深刻变革。(见图2、图3)

图2 2000-2018年广东电话用户发展情况图

图3 2018年广东移动电话用户结构情况图
(四)互联网和数据通信快速发展。互联网的出现和普及,深刻地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出门用手机上网、回家用电脑上网,了解资讯、工作、出行、购物、支付、通讯、娱乐、视频等等,都离不开互联网,已经从“人人互联”走向“万物互联”。2018年底,广东固定互联网宽带用户达3667.65万户,2001年以来年均增长13.2%,固定宽带普及率达32.3户/百人;移动互联网用户达1.41亿户,2010年以来年均增长9.3%,普及率达124.3户/百人;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2016年以来连续三年超倍数增长,2018年人均使用流量达74.55GB/人。2018年,在电信业务总量构成中,移动数据及互联网业务量占比达87.3%。(见图4)

图4 2010-2018年广东互联网用户发展情况
(五)邮电通信服务网络全面提速。“十二五”时期,广东已经实现省内建制村和民族地区直接通邮,实现 “乡乡设所,村村建站”目标。近年,广东持续推进网络强省建设,已建成国内领先的信息网络体系,所有行政村通宽带及覆盖移动通信网络,建成高水平全光网省。为配合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继续助力乡村振兴,启动宽带网络“双G双提”行动,着力打造珠三角世界级宽带城市群,大力推进千兆小区建设,推进20户以上自然村光纤网络覆盖,100M以上宽带用户占比达80%。
(六)提速降费成效显著。广东通信业积极深化落实提速降费,把“提速降费”当作一项重大民生工程来抓,电信、移动、联通等三家基础电信运营商相继推出一系列得力措施,切实提高网速和降低网络通信消费,让人民群众享受到更多的获得感。“十一五”时期,全省电信综合资费水平年均约下降8.9%;“十二五”时期,广东电信综合资费水平年均下降10.7%;2013-2018年,广东电信综合资费水平年均下降23.4%。
新中国成立70年的风雨兼程,广东邮电通信业取得巨大的发展成就,广东人民以自己独创的行动,在南粤大地上谱写出壮丽的诗篇。展望未来,广东邮电通信业继续创新发展模式,不断推动业务创新、体制创新、管理创新、技术创新和服务创新,加强行业监管规范,加强信息安全体系建设,继续推动提速降费落到实处,进一步提升服务水平和服务质量,奋力谱写新时代新篇章。

六、能源开发利用成绩斐然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广东积极构建安全、经济、清洁、高效的能源供应体系,采取能源开发与节约并重的方针,加强能源基础设施建设,拓宽能源供应渠道,能源产业规模从小到大,能源生产技术水平不断提高,结构不断优化,能源利用水平不断提高,供求基本稳定,为广东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需要提供安全可靠的能源保障。
一、能源已成为国民经济重要行业
新中国成立初期,能源产业在国民经济中比重很低,经过70年的发展,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快速发展,对能源需求加大,能源产业得到先行发展,总量迅速扩大。2018年,广东规模以上工业能源工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12%,已成为广东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构建沿海石化产业带,形成世界级石化基地。新中国成立初期,广东能源工业基础薄弱,石油工业更是一片空白。经过几十年的建设发展,2018年广东炼油企业原油年加工能力已达到6370万吨,比建设初期的1963年提高820倍。随着惠州大亚湾石化基地和和茂(名)湛(江)石化基地的快速发展,广东沿海大石化产业带已初显规模。目前,新建、改(扩)建的项目仍在不断筹建和投产。根据规划,到2025年前后,广东原油年加工能力有望突破1亿吨,成品油生产量(按100吨原油加工约47吨成品油计)将超4700万吨。广东炼油石化产业将围绕粤港澳大湾区进行发展,随着大湾区东翼的中委广东石化炼化一体化项目和西翼的中科炼化一体化项目的建成,一个设备及管理理念先进、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世界级石化基地轴带将出现在广东大地上。
电力生产量和消费量居全国前列。2018年,广东发电量4572.42亿千瓦时,是1949年的6177.95倍,占全国的7.8%,居全国第四位;全社会用电量6323.35亿千瓦时,是1949年的9879倍,占全国的9.2%,居全国第一位,广东已成为全国电力生产量和消费量最大的地区之一。
液化天然气产业全国先行。为缓解我国东南沿海地区能源短缺的现状,1998年国务院批准进口LNG在广东先行试点,确定广东LNG项目为我国首个引进LNG试点项目。自2006年6月28日广东LNG项目一期工程正式投产起,广东天然气产业迅猛发展。“十一五”以来,广东天然气消费快速增长。2006年,广东全省天然气消费量仅为2亿立方米,2018年达190.64亿立方米。广东已形成深圳大鹏LNG项目、珠海金湾LNG项目、粤东LNG项目、“西气东输”二线等多气源供应的格局,天然气供应能力超过470亿立方米/年。
二、能源供应能力大幅提高
能源产量迅速增加。2018年,广东一次能源生产量为7079.05万吨标准煤,比1949年增长706.2倍。1949年,广东原煤产量为7.2万吨,由于广东原煤热值较低和安全因素,2005年后广东煤炭开采业全行业退出。原油开采较晚,到1961年仅在茂名生产油页岩0.13万吨。到1986年8月,南海石油开采投产,当年原油产量为15.55万吨。随后原油生产规模不断扩大,2018年原油产量达1393.53万吨,比1986年增长88.6倍。天然气产量从无到有,2018年达102.50亿立方米;发电量发展较快,其中水电、核电和风电从无到有,2018年发电量分别达到283.01亿千瓦时、892.41亿千瓦时和62.16亿千瓦时。能源产量的迅速增长,使广东能源供需矛盾总体上趋于缓和。
西电东送成为广东电力的重要来源。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一系列“西电东送”输变电工程项目相继投产,西部清洁电能的输送,为广东缓解电力不足、减少污染排放发挥着重要作用。至2017年底,“西电东送”已经建成“八交九直”17条输电通道,送电能力超过3500万千瓦。2018年,广东外购电量达1930.09亿千瓦时。其中,购西电东送电量达到1698.54亿千瓦时,外购电占广东全社会用电量的比重由2002年的9.5%增长到2018年的30.5%(未扣除调出量)。
能源进口量持续增加。煤炭、原油、成品油和天然气是广东进口能源量最大的品种。目前,广东煤炭资源全部需要由省外调入或进口,随着煤炭资源需求增加和国家取消煤炭进口政策限制,进口煤炭数量大增。据海关统计,2018年煤炭进口量已达6441.42万吨,占煤炭消费量的37.7%。印度尼西亚等国是广东省煤进口的主要来源地。从2006年广东第一个LNG接收站投产以来,2018年广东LNG进口量已经达到1067.73万吨。
电力市场供需体系不断完善。经过70年的发展,能源供应体制已从计划经济体系转到市场经济体系,市场竞争机制在优化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有所加强。能源供应渠道从国内发展到国外,能源价格已与国际逐步接轨,能源市场已逐步放开。电力市场化不断推进,2018年广东电力市场交易电量超过1600亿千瓦时,约占广东全社会用电量的25%。发电侧和售电侧形成有效竞争,促成广东市场竞争充分、交易活跃、透明高效、公平有序。
三、能源消费结构不断优化
非化石能源比重提高。新中国成立初期,广东能源除了薪材外,基本上是化石能源。1953年开始,广东仅有水电0.01亿千瓦时,非化石能源比重还很小。经过70年的发展,非化石能源有了较大的发展。2018年,广东非化石能源已占能源消费总量的26.2%,提前达到了全省“十三五”的规划目标。
煤炭消费比重逐步降低。新中国成立初期,广东能源消费主要以煤炭、薪材为主,电力也占一定比重。到2018年,广东能源消费结构发生巨大的变化,煤炭在终端消费中的比重呈下降之势,能源消费品种日益多样化,优质能源在能源消费总量中占有较大的比重。2018年,煤品在能源消费总量中的比重为37.5%,比1985年下降40.5个百分点。电力消费量2018年比1949年增长9879倍,占能源消费总量的比重由1985年的28.5%提高到2018年的55.9%。
清洁能源发展步伐加快。2018年,广东清洁能源达11002.22万吨标准煤,占能源消费总量的33%。清洁能源发电装机容量增长较快,2018年广东核电装机容量已达1330万千瓦。风电也是越来越受重视的清洁能源,广东正在加快推进风电开发。2018年新风电装机容量达357.36万千瓦。水电作为目前人类唯一能够大规模商业化开发利用的可再生清洁能源,在广东得到较大的发展。2018年,广东水电总装机容量达到1079.39万千瓦。
大气污染物减排得到有效控制。2018年底,全省在役火电机组平均供电煤耗约为307克/千瓦时,全省122台(5384万千瓦)燃煤机组完成超低排放改造,121台12.5万千瓦以上燃煤火电机组已全部取消或不设置脱硫设施烟气旁路并完成降氮脱硝改造。全面完成单机10万千瓦以上燃煤机组(不含循环流化机组和W型火焰锅炉)的超低排放改造任务,部分循环流化床机组或低于10万千瓦的机组也主动完成超低排放改造。
四、能源利用效率显著提高
新中国成立70年来,随着能源生产技术的提高,广东能源利用效率大幅提高,风电、核电等设备技术,以及台山电厂等一批大型火电机组的技术水平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能源加工转换效率逐步提高。2018年广东能源效率为70.73%,比上世纪八十年代提高近一倍。其中电力生产尤具代表性,1949年广东电力生产发电煤耗高达1091克标准煤/千瓦时,到2018年已下降至294.7克标准煤/千瓦时,下降2.7倍,能源加工转换效率明显提高。
能源单耗水平处于全国最好水平之一。新中国成立70年来,广东节能工作取得巨大成就。2018年,广东单位GDP能耗为0.366吨标准煤/万元,处于全国最好水平的第三位,实现以较少的能源消费支撑较快的经济增长,节能工作走在全国的前列。
绿色交通运输方式加快形成。2018年,全省新能源营运车辆9.8万辆(其中纯电动营运车辆9.4万辆);新能源公交逐步实现集约化发展,全省新能源公交4.9万辆,占全省公交车辆总数的73.6%,深圳、广州、珠海基本实现公交电动化,新能源道路客运车辆1368量;新能源出租车2.3万辆,7个城市实现规模化应用。
单位产品能耗下降幅度大。2018年,吨钢综合能耗422.2千克标准煤/吨,比1985年下降61.4%;原油加工单位综合能耗59.8千克标准油/吨,比1985年下降51.4%;电力、乙烯、铅冶炼、铝加工、平板玻璃和造纸等行业单位产品综合能耗分别在2015年基础上下降1.38%、1.36%、9.11%、18.44%、3.35%和6.46%,其中全省炼油、乙烯等产品平均能耗已达到国内先进水平。近年来,广东加强重点用能单位节能管理,在水泥、玻璃、造纸、钢铁、纺织、石化、有色金属等7个重点行业持续开展能效对标工作,引导企业通过对标达标追逐行业“领跑者”。2018年底,广东已成功创建国家级绿色工厂96家、绿色设计产品225种、绿色园区2家、绿色供应链9家。
五、能源利用普及率明显提高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广东能源利用普及率明显提高。1949年人均发电量仅4.76千瓦时,大部分县没有发电厂,绝大部分农村没有电力供应。目前,全省城乡都通了电。2017年全社会人均生活用电量851.34千瓦时,比全国高30.6%,生活质量有了质的飞跃。2017年,广东平均每人年生活用能源451.1千克标准煤,比全国水平高8.4%。
电网建设“步步高”。广东省电网系统从建国初期的零散分布到全省联网,通达城乡。2018年,已形成以珠江三角洲地区主干环网为中心,向东西两翼及粤北延伸的500千伏骨干网架,实现远距离、大容量、交直流混合运行。电力供应从严重短缺到比较充裕,为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不竭动力。
六、能源基础设施建设加快推进
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为适应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的需要,广东加大能源投入,能源基础设施建设取得长足的发展,电力、成品油、天然气管道全省网络化。
电力装机容量居全国前列,已形成健全的电力供应网络。1949年,广东电力工业装机容量仅5.1万千瓦,相当于现在一个被淘汰的小机组。2018年电力装机容量达1.19亿千瓦(占全国的6.3%,居全国第四位),比1949年增长2338倍。目前,广东电网已实现覆盖全省所有城乡,连接省内外和港澳地区,电力外购外售渠道畅通。全省电网110千伏(含66千伏)及以上线路由1978年的4034公里增至2018年的79302公里,增长18.7倍;变电容量由1978年的298.16万千伏安增至2018年的53776万千伏安,增长179.4倍。目前,广东电网已经形成一个结构合理、安全可靠、适度超前的现代化电网。
油气管线覆盖全省大部分地区和连接省内外。新中国成立70年,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广东输油(气)管道发展较快。2017年,管道运输企业输油(气)管道达134条,比1978年增长43倍;输送里程8765.34公里,比1978年增长112倍。成品油管线连接珠三角和西南地区。目前,已建成西起湛江,东至梅州,覆盖阳江、江门、肇庆、佛山、中山、珠海、广州、东莞、汕尾、梅州等15个城市,全长2600公里的“珠三角一期”和“珠三角二期”成品油管网,设计年输量为1435万吨。珠三角成品油管道在茂名与西南成品油管网连接,形成一条超6000公里的黄金输油大动脉。茂名石化、湛江东兴、北海石化等炼油厂的油品通过这条大动脉在广东、广西、贵州、云南、四川、重庆等六省市内形成统一调配的成品油网络。降低广东成品油市场受天气和码头等因素的影响,有效提高成品油供应的抗风险能力,增强对广东市场的供应能力。
输气管线覆盖珠三角地区,连通粤东西北。从上个世纪90年代广东开始规划LNG项目。自2006年分别建成投产深圳大鹏和南海LNG项目后,广东加快推进天然气基础设施建设,多条LNG输气管线在全省多地铺设,一个高效安全的天然气网络正在地底“编织”。目前已建成9个天然气供应项目,敷设了约2200公里天然气主干管线,初步形成珠三角地区天然气主干管道内、外环联网,并连通粤北地区的输气管网格局。结合全省2.9万公里城市燃气管网,全省已形成沿海进口LNG、长输管道天然气和海上天然气等多气源供应体系,并利用气源优势以管道互联互通方式实现“南气北输”保障北方天然气冬季取暖供应。2017—2018年、2018—2019年采暖季分别完成了4.69亿立方米、11.86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南气北送”保供量。
“十四五”及今后一段时期,广东能源生产和供应能力将进一步提高,能源供应安全得到有效保证,能源结构得到优化调整,能源利用效率达到或接近国际先进水平,能源利用对环境的污染状况明显改善,形成比较完整的能源产业链,基本建立安全、经济、清洁、多元化的能源供应体系。

七、砥砺奋进开启新征程 对外贸易构建新格局 

新中国成立70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来,广东牢牢把握历史机遇,勇于探索、敢于争先,对外贸易总量不断攀升,对外贸易结构持续优化,贸易质量效益显著提升。经过70年的艰苦奋斗,广东逐步形成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高水平的对外开放新格局,并为全国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提供经验和借鉴。
一、率先推动外贸体制改革,外贸大省地位巩固
新中国成立7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广东作为对外开放的“窗口”和“试验田”,以“摸着石头过河”的勇气、“杀出一条血路”的精神,大力推动外贸体制改革,充分发挥改革开放“桥头堡”作用,对外贸易实现跨越式发展。
1949-1978年,广东实行集外贸经营与管理为一体、政企不分、统负盈亏的外贸体制,由中央以指令性计划直接管理的专业性贸易公司进行进出口。这一时期,广东对外贸易规模较小,发展缓慢。1978年,广东外贸进出口总值15.91亿美元,占全国比重7.7%。
1979-2000年,改革开放之初,广东充分利用中央赋予的“特殊政策、灵活措施”,对外贸易先行一步,率先实施“外贸大包干”改革,进出口总额于1986年首次跃居全国首位。随后,广东率先实行外贸出口代理制度、建设外贸出口基地、进一步向地市一级下放外贸经营权、增设对外贸易口岸,广东对外贸易飞速发展,1979-2000年,年均增长23.7%,比同期全国平均水平高8.4个百分点。出口总额于1987年突破百亿美元,1994年广东进出口总额占全国比重达到历史峰值,达40.9%。
2001-2011年,2001年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实行有管理的贸易自由化,中国的贸易政策体系改革基本与国际贸易体制接轨。这一时期,广东继续扩大开放力度,加强国际交流与合作,对外贸易总量不断攀升。2004-2007年,一年踏上一个新的千亿美元台阶,到2011年,广东进出口总额达9133.34亿美元,比2000年增长4.4倍,年均增长16.5%。其中出口总额5317.93亿美元,是2000年的4.8倍,年均增长17.3%。2001-2011年,广东进出口总额在全国比重保持在四分之一以上。
党的十八大以来,广东加强对外贸易质量提升和结构调整,外贸大省地位进一步巩固。2013年广东进出口总额突破1万亿美元大关,2018年,广东外贸进出口总额达10851.03亿美元,是江苏(进出口总额位居全国第二)的1.6倍,占全国比重达23.5%。

图1 1978-2018年广东外贸进出口占全国的比重(%)
二、多种经营主体共同发展,民营企业渐成主力
改革开放以前,对外贸易由中央以指令性计划直接管理的专业性贸易公司进行进出口。改革开放以来,广东对外贸易经营主体由最初的以国有企业为主,到外商投资企业快速发展,再到民营企业渐成主力,多种经济类型平等竞争,共同发展。1991年,广东国有企业进出口总额343.57亿美元,占全省进出口总额的65.4%,外商投资企业进出口总额176.58亿美元,占全省进出口总额的33.6%。1995年,广东外商投资企业进出口总额532.1亿美元,占全省进出口总额的51.2%,首次超过国有企业进出口总额,成为广东第一大进出口经营主体,随后保持快速发展,到2006年,广东外商投资企业进出口总额占全省比例达到历史高点65.5%;2007年,广东民营企业进出口总额1157.66亿美元,占全省进出口总额的18.3%,首次超过国有企业进出口总额;至2011年,广东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和外商投资企业进出口总额比重分别为11.4%、26.4%和60.2%。
党的十八大以来,广东民营企业异军突起,为对外贸易注入新的活力,成为广东对外贸易的主力军。2017年,广东民营企业出口总额首次超过外商投资企业出口总额,至2018年,广东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和外商投资企业进出口总额比重分别为5.7%、48.9%和45.2%,民营企业首次超过外商投资企业,成为广东第一大进出口经营主体。2012-2018年,广东民营企业进出口总额年均增长12.0%,比同期全省进出口总额年均增速高9.5个百分点。(见图2)

图2 1991-2018年广东各类型企业进出口比重(%)
三、对外贸易方式不断创新,一般贸易快速发展
改革开放以前,广东对外贸易方式相对比较简单,以一般贸易为主,兼有少量易货贸易和边境贸易。改革开放以后,广东积极开展灵活多样的贸易方式,形成以一般贸易、来料加工、来样加工、来件装配、进料加工为主,补偿贸易、租赁贸易、易货贸易、转口贸易等为辅的局面,极大促进广东对外贸易发展。改革开放初期,广东充分利用世界先进技术和先进设备,大力发展劳动密集型出口加工业,为广东经济增长注入活力。1991年,广东加工贸易进出口总额371.85亿美元,占对外贸易总额的70.8%;一般贸易进出口总额108.10亿美元,占20.6%;其他贸易45.26亿美元,占8.6%。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广东加工贸易产业链向纵深发展,企业技术水平和研发能力大大增强,初步实现由贴牌加工向委托设计生产、自有品牌营销的转变,由“世界加工厂”向“中国制造”转变,并逐步形成一套完整的自有工业体系,有效地带动广东加工工业和对外贸易的发展,一般贸易发展迅速。至2011年,广东一般贸易进出口总额3207.43亿美元,占对外贸易总额的35.1%;加工贸易进出口总额5077.35亿美元,占55.6%;其他贸易848.56亿美元,占9.3%。
党的十八大以来,广东加大扶持企业创新研发,加快推动“中国制造”向“中国智造”转变,以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推动传统产业生产、管理和营销模式变革,提升自主品牌竞争力,一般贸易比重稳步提升。2016年,广东一般贸易进出口总额4162.80亿美元,首次超过加工贸易进出口总额,一般贸易进出口总额占对外贸易总额的43.6%,2018年该比重提升至47.1%,加工贸易和其他贸易分别占对外贸易总额的36.6%和16.3%。2012-2018年,广东一般贸易进出口总额年均增长6.9%,比同期全省进出口总额年均增速高4.4个百分点。
四、出口商品结构优化,产业转型升级加快
改革开放以前,广东出口商品主要是初级产品,以农副产品为主,占出口额的六成以上。改革开放以后,广东通过引进新技术和新设备,带动工业结构转型升级,加工贸易蓬勃发展,工业制成品比重逐步上升,机电产品和高新技术产品成为广东对外贸易出口的中坚产品。1993年,广东机电产品出口首次突破百亿美元,占当年出口总额的36.6%;2004年突破千亿美元,占出口总额的67.7%;2011年广东机电产品出口额达3597.19亿美元,占当年出口总额的67.6%,比重自2002年起稳定在60%以上。计算机与通讯技术、电子技术、光电技术、生命科学技术等高新技术产品出口占比稳步提高,逐步发展成为推动广东出口增长的新产业集群,出口商品竞争力不断提升。1998年广东高新技术产品出口首次突破百亿美元,占当年出口总额的13.7%;2006年广东高新技术产品出口首次突破千亿美元,占当年出口总额的34.6%;2011年广东高新技术产品出口额达1975.25亿美元,占当年出口总额的37.1%。
党的十八大以来,广东加快推动外贸大省向外贸强省转变,着力外贸动能转换和结构调整,增强企业自主创新能力,大力支持具有自主品牌和自主知识产权的机电产品、高新技术产品出口,该类产品竞争力不断提升,出口额快速增长。2018年,广东计算机集成制造产品出口达36.18亿美元,2012-2018年年均增长10.9%,比同期全省出口年均增速高7.7个百分点;生命科学技术产品出口30.25亿元,年均增长10.4%,比同期全省出口年均增速高7.2个百分点;航空航天技术产品出口13.77亿美元,年均增长22.1%,比同期全省出口年均增速高18.9个百分点。
五、对外贸易伙伴更趋多元,“一带一路”积极推进
新中国成立初期,广东对外贸易的主要市场是原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国家、日本及港澳等少数国家和地区。随着我国在国际上的地位不断提升,对外开放的不断深入,广东与世界各国交往越来越密切,与广东建立贸易关系的国家和地区不断增多。20世纪60年代,与广东贸易往来的国家和地区有80多个,1978年增至145个,至2018年则超过240个。改革开放初期,广东充分利用毗邻港澳的地利条件,加快与港澳及邻近地区贸易,亚洲地区外贸优势明显,至1991年,亚洲市场外贸进出口比重占88.3%,港澳地区占80.6%。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广东积极开发拉美、中东、东欧、非洲等新兴市场,对外贸易总额不断攀升。2002-2011年,广东对非洲贸易额年均增长32.3%、对拉丁美洲年均增长27.6%,对欧盟和东盟年均分别增长17.8%和20.1%。
党的十八大以来,广东继续加快粤港澳合作进程,推进大湾区城市群建设,并积极推动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务实合作,加快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2018年,广东对港澳进出口总额达到1784.17亿美元,占全省进出口总额的16.4%。其中出口1749.74亿美元,占全省出口总额的27.0%。2018年广东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2445.01亿美元,比2012年增长51.5%,年均增长7.2%,占全省进出口总额的比重由2012年的16.4%提升至2018年的22.5%。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广东对外贸易取得举世瞩目。站在新的历史转折点上,广东对外贸易必将乘势而上,继续引领,再创辉煌。

八、流通体制改革成效斐然 消费拉动作用持续增强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广东消费领域发生历史性变革,多种所有制企业蓬勃发展,内贸流通体制改革成效斐然,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主体地位持续增强;消费品市场繁荣活跃,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连续36年居全国首位;居民消费结构优化明显,升级类产品消费和服务消费快速增长,网络零售势头良好,新业态新商业模式方兴未艾。广东消费需求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持续增强,并成为国民经济增长的重要驱动力。
一、流通体制改革有成效,消费市场繁荣活跃
(一)多种经济成分共同发展的商品流通体系日益完善。新中国成立初期,广东私营商业在商品流通领域占主导地位,1950年广东私营商业商品零售额占全社会商品零售额的98.9%;之后为稳定市场商品供应,促进国民经济发展,国家大力推进全民所有制和供销合作社商业的发展,形成计划经济体制下的流通格局,1958年广东全民所有制和供销合作社商业商品零售额占全社会商品零售额的80.5%;改革开放以来,广东逐步推行价格改革和流通体制改革,90年代,国营、集体企业采取租赁、承包等方式给个人经营,个体、私营商业参与市场竞争且快速发展,随后商业流通领域引入外资和外地资本,流通领域多种经济成分并存、公有制商业“一统天下”局面被打破。2018年,批发和零售业中限额以上国有企业数量和销售额仅分别占总数的0.7%和0.6%,私营企业数量和商品销售额占比则明显提高到61.9%和35.5%,港澳台和外商企业数量和销售额占比为6.4%和13.0%。
(二)消费市场规模持续扩大。改革开放以前,广东国有商业系统垄断整个商品流通领域,商品流通实行统购统销,渠道单一、商品短缺,凭票供应、排队购物等现象普遍。这一时期商业发展缓慢,社会消费品零售额从1950年的13.69亿元增加到1978年的79.86亿元,年均增长6.5%。改革开放以来,广东突破传统体制束缚,商贸流通领域迅速发展,市场供求发生根本性改变,总体呈现各类商品品种丰富、数量供给充裕状况。这一时期消费总量持续扩大,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先后在1992年、2002年、2007年、2011年和2015年突破1千亿、5千亿、1万亿、2万亿和3万亿水平。2018年,广东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年均增长16.8%。从1983年开始,广东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连续36年居全国首位。
(三)消费成为拉动国民经济平稳运行最有力的“马车”。随着消费市场持续较快增长,消费需求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持续增强,成为国民经济增长的重要驱动力。2014-2017年,最终消费支出对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平均贡献率为48.8%,高于资本形成总额平均贡献率0.6个百分点。消费作为经济增长主动力作用进一步巩固,成为经济平稳运行的“稳定器”和“压舱石”。从行业增加值看,与居民消费紧密相关的批发和零售对经济增长的拉动力增强。1953-2018年批发和零售业增加值按现价计算年均增长超过12%,1978-2018年批发和零售行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稳定在10%左右。
二、消费结构调整优化,服务消费快速增长
(一)商品结构全面优化升级。新中国成立初期,居民消费主要以吃、穿等基本生活需求为主。改革开放以后,城乡居民收入提高,消费从注重量的满足向追求质的提升、从有形物质商品向服务消费转变,越来越注重生活品质,发展型和享受型消费需求不断增加。结构全面优化升级,突出表现为用于满足基本生活的消费支出比重下降,用于提高生活质量的消费支出持续升温。2018年,广东城镇和农村居民恩格尔系数为31.6%和36.6%,分别比1978年下降35.0个和25.1个百分点。从限额以上商品零售额看,生活必需品食品、饮料、烟酒类和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类所占比重分别由2000年的18.7%和10.6%下降到2018年的10.8%和8.2%。
伴随着信息技术飞速发展,以智能手机、便携式计算机为代表的信息产品消费实现从无到有、从零星到普遍的跨越式发展,新产品不断涌现且升级换代加快。2018年,限额以上单位通讯器材类商品零售额达到582.20亿元,比2000年增长111倍,年均增长达30.0%,高于同期批发零售业商品零售额增速13.9个百分点。各类新型高端智能型消费品如洗碗机、扫地机器人、榨汁机、面包机、健身器材等小型智能家电快速增长也反映居民富裕程度提高,追求高品质生活。
房地产市场的快速发展,带动居住相关类商品和汽车等耐用消费品增长。2001-2018年,限额以上建筑及装潢材料类和家具类商品零售额增速居各类商品前列,年均分别增长19.3%和18.8%。汽车等耐用消费品进入普通家庭,销售快速增长,2001-2018年,限额以上单位汽车类零售额年均增长22.8%。2018年,限额以上单位汽车类零售额达4512.02亿元,占全省限额以上单位商品零售额的比重由2000年的12.7%上升到2018年的34.8%。2018年末,广东城镇常住居民家庭平均每百户拥有家用汽车42.92辆,运动型多用途乘用车(SUV)和新能源汽车市场占有率大幅提高。
(二)服务消费供给模式不断创新。随着居民生活水平稳步提升和市场供给端不断创新,服务性消费需求明显增加,特色餐饮、文化娱乐、休闲旅游、教育培训等服务消费成为新的消费热点,满足人民群众物质生活需求消费向体现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服务消费转变。
在餐饮消费方面,在国家大力弘扬传统文化,鼓励发展大众化餐饮以及各类减税降费政策下,传统老字号餐饮保持良好发展态势,各类音乐餐厅、亲子餐厅和网红餐饮受到青睐,餐饮市场保持较快增长。2018年,广东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中餐饮收入3884.59亿元,是2014年的1.4倍,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为9.8%;住宿餐饮业实现零售额4987.00亿元,是1950年的2667倍,年均增长12.3%。
在旅游消费方面,居住城市周边游、短途游、户外徒步等深受欢迎,亲子游、出国游学等概念旅游产品备受追捧,各种体验式消费旺盛。2018年,广东旅游总收入达1.36万亿元,2001-2018年旅游总收入年均增长14.7%;2018年,国内旅游人数为4.52亿人次、比2000年增长6.0倍,国内旅游收入达1.22万亿元,比2000年增长14.1倍。旅游业辐射带动“吃住行、游购娱”多个产业和住宿、餐饮和零售行业的发展,为广东消费市场注入新活力。
在文化娱乐和教育方面。传统零售商转型,零售运营模式转变,新派生活方式的体验店受宠;随着支付宝、微信等移动支付方式和各类APP的普及,“线上购买+线下消费”模式备受年轻人青睐,网约车、共享单车、外卖等群体消费成为热点,各类网络服务平台成为越来越多年轻消费者的选择;线上教育逐渐被认同,各类专业培训机构积极拓宽思路,传统教育转型,互联网+教育模式不断涌现。
三、商事改革推动企业做大做强,新业态新商业模式迅速崛起
(一)商贸流通规模急剧扩张。改革开放以来,广东商品流通领域率先放开搞活,改变政企不分弊端,撤销或精简省级商业管理机构,推动商品流通行业扩张,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商事制度纵深推进,营商环境明显改善,市场主体活力增强,商品流通规模急剧扩张。2018年,广东批发零售业实现商品销售额15.3万亿,比1987年增长344倍,年均增长20.7%。截至2018年底,广东限额以上批发零售业法人企业超3万家,是2000年的6.6倍;实现销售额超9万亿元,占全省批发零售业商品销售额的59.5%,比2000年提高24.2个百分点。
(二)大型商品交易市场发展壮大。广东目前已形成一批聚集度中、辐射强的大型商品交易市场,截至2018年末,全省亿元及以上商品交易市场303个,年成交额超过5300亿元,其中20亿元及以上的超大型商品交易市场54家,实现成交额占亿元及以上商品交易市场成交额的76.8%;商品交易市场在规模化发展的同时,专业化发展趋势明显,2018年末各类型亿元及以上专业市场228个,实现成交额超4000亿元,占全省商品交易专业市场成交额的75.4%。
(三)商业业态多样化发展。伴随消费市场繁荣活跃,流通渠道不断拓宽,各种专卖店、专业店、超市、便利店、折扣店等各种业态共同发展,连锁经营等现代经营方式迅速推广,遍地开花,极大地繁荣广东消费市场。2018年末,全省限额以上连锁总店390家、连锁门店达2.90万家,分别是2003年末的2.6倍、9.2倍;限额以上连锁店零售总额3155.18亿元,比2003年增长8.3倍,占广东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由2003年的6.3%提高到8.0%。连锁企业凭借价格、质量保障、售后服务等优势,备受消费者青睐,门店广布城市各类商圈,成为城镇居民首选的购物和消费场所。
(四)新业态新商业模式发展迅速。随着互联网普及和网络覆盖面扩展,网上零售发展壮大,特别是近年来智能终端、电子移动支付方式让零售更加便捷化,各大电商平台和物流业走向成熟,网购人群不断增加、习惯逐步形成,线上消费成为新亮点。2018年,广东按卖家所在地统计的网上零售市场规模稳居全国第一,网上零售额达1.89万亿元,占全国网上零售额的21.0%,网上零售同比增长25.1%,增幅比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高16.3个百分点,其中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增长26.5%。同时,各类零售业积极转型,传统零售企业用自媒体运营、移动商城、体验式消费等新的零售模式,带动网络销售增长,如阿里、京东等孵化的盒马鲜生、京东到家等新的零售模式就是典型的代表。
线上网络零售异军突起,线下城市商业综合体成为消费主力军。以现代服务业为主导,融合商业零售、餐饮、休闲娱乐、文化、教育等多项功能并提供综合性服务的大型商业综合体迅速发展,呈现井喷式增长,为消费升级提供有效支撑。2017年末,广东共有155家城市商业综合体纳入统计,共有商户数2.58万个、从业人员21.38万人;实现营业额926.45亿元,同比增长16.4%,增速比同期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高6.4个百分点;全年总客流量为14.2亿人次,平均每个综合体日均客流量达2.5万人次。
回顾新中国70年,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伴随新经济、新动能的发展壮大,平台经济、共享经济、数字经济、人工智能应用蓬勃发展,消费增长动力不断转化,新业态、新商业模式不断涌现,现代供应链、线上线下融合模式日新月异,服务消费快速增长。展望未来,随着居民收入的进一步提高,潜在消费需求的持续释放,未来消费仍将是全省经济迈向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支撑。

打赏
本文作者2019-9-20 03:32
admin
粉丝0 阅读153 回复0

精彩阅读

排行榜

桃李网微信公众号

扫码微信公众号
给您想要与成长

用心服务 热心公益
q66619987
周一至周日 24小时
意见反馈:richen#126.com

扫一扫关注我们

桃李赢天下 by Discuz! X3.4© 2018 Comsenz Inc.( 粤ICP备18037673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