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联涛:监管加密货币刻不容缓

文 | 沈联涛

香港大学亚洲全球研究所杰出研究员、

银监会首席顾问、香港证监会前主席

  在上周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各国政策制定者讨论了加密货币监管问题,但并未拿出应对方案。

  加密货币的发明正是源于一些人对政府或中央银行的不信任。而数字货币是一种数字形式的资产创造,没有相应的负债方(liability),不是任何人的债务,这助长了其价格的波动性。这些波动性和缺乏透明度相叠加,使其对投机者和从事犯罪或非法活动的人极具吸引力。

  一段时间以来,各国央行一直在努力应对各种加密货币。中国和韩国已经大体禁止了它们。最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以及香港证券和期货交易所)已将首次代币发行(ICO)列为需要相当程度审查管理的资产发行活动。

  我认为,现在是中央银行明确对加密货币监管的时候了。

  比特币在1月达到19343美元的史上最高价格,随后,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总市场估值达到8000亿美元的顶峰,加密货币实质上已具有系统重要性,因为其价值(尽管在大幅波动)在峰值时已相当于全球官方黄金储备价值的一半左右。

  国际清算银行总经理、墨西哥央行前行长卡斯滕斯2月初对中央银行管控加密货币发出了迄今最重要的呼吁:私人货币创造实际上已在通过各种各样加密货币的涌现,以及各式“分叉”(仅比特币去年就出现了19个分叉)降低了(debase)货币价值。加密货币由私人“矿工”挖掘创造,矿工们通过增加供应来获取回报。

  卡斯滕斯还指出,加密货币采矿过程中使用的电量是惊人的,仅比特币采矿每天消耗的电量就等于整个新加坡的用电量,这对环境极度有害、极端浪费。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也站出来,警告“加密世界的黑暗面”。她称,这些加密货币“可能是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新的重要手段”。

  一些中央银行比如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目前仍选择不直接监管加密货币,因为担心这会扼杀创新,他们仍在考虑最为恰当的监管措施。

  但实际上,使用加密货币可能会在消费者保护和管理巨量“暗流”方面造成巨大监管空白领域。

  首先,由于加密货币的价格具有很大的波动性,而且监管机构无法有效获得交易数据,所以没有人知道其价格是否被操纵、加密钱包是否被黑或被盗,以及客户数据是否被用于非法目的。

  其次,加密货币的交易不需要任何中介机构(如持牌银行等),所以没有中央注册机构来检查交易是否符合所有法规、税收或支付要求。一旦交易变为通过加密货币,审计线索就会停止。

  第三,过去纸质文件的存在总能让政府在必要时调查无法解释来由的财富。而如今来自各种犯罪活动的财富,都可以通过“投资加密货币合法获得”来解释。

  由于加密货币的规模、演变速度和覆盖面不断扩大,中央银行家不能再继续等待,考虑何时再施加监管。

  要控制已初具系统性规模的加密货币网络继续扩大,中央银行和监管机构需尽快开始实行有效管控,并与其他国家监管机构合作,确保加密货币符合银行和金融中介机构都必须遵守的最低透明度和法律法规标准。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哪怕只有数千位未受市场“洗礼”的投资者在投资加密货币的过程中损失了他们的储蓄,对中央银行作为货币体系监护人的信心和信任,都会是极大的打击。

  没有哪个中央银行因为未能预防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而受到实质性谴责。但是,在下一场大浪淘沙中,有些人将面临被钉十字架的危险,因为投资加密货币引起的损失总是会被指责到某些主体身上。

  监管总是一个不对称的游戏。当人们赚钱时,现实发展被尊为创新。当人们赔钱时,现实就是缺乏监管。■

沈联涛
沈联涛

打赏
本文作者2018-4-1 12:11
tolee.net
粉丝0 阅读632 回复0
上一篇:
《财新周刊》专访李嘉诚:着眼未来发布时间:2018-04-01
下一篇:
支付宝网商贷 服务申请及信息授权协议发布时间:2018-04-01

精彩阅读

排行榜

桃李网微信公众号

扫码微信公众号
给您想要与成长

用心服务 热心公益
q66619987
周一至周日 24小时
意见反馈:richen#126.com

扫一扫关注我们

桃李赢天下 by Discuz! X3.4© 2018 Comsenz Inc.( 粤ICP备18037673号 )